青海尖扎县易地扶贫搬迁见闻,津青携手奔小康

青海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通过实施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对浅脑山区生存条件恶劣、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的7个乡镇30多个贫困村251户农牧户集中安置,同时采取“文化旅游 精准扶贫 乡村振兴”的模式,实现“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的目标

图片 1

新华社西宁8月14日电黄河岸边,凉风习习,200多座庭院式新房整齐排列,黄色的松木大门,青瓦铺盖的仿古式屋檐……这是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昂拉乡河东易地扶贫搬迁移民安置点。

新华社西宁8月14日电(记者赵雅芳、赵玉和)黄河岸边,凉风习习,200多座庭院式新房整齐排列,黄色的松木大门,青瓦铺盖的仿古式屋檐……这是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昂拉乡河东易地扶贫搬迁移民安置点。

2018年12月初,青海省大部分地区已是冰天雪地,但是在黄河岸边,却有个村子景色旖旎,流露出一派“小江南”的味道。这就是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实施易地扶贫搬迁后“无中生有”的新村——德吉村。近两年,这样的村子在尖扎县多了起来。近日经济日报记者走进尖扎县,体味移民新村的新生活。

图为加羊索南和他的妻子 新华网王安摄

记者来到才巴家时,他正和妻子格日措忙着打扫院落。“8月底就能搬进来了,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住进新家。”才巴笑着说。

记者来到才巴家时,他正和妻子格日措忙着打扫院落。“8月底就能搬进来了,我们迫不及待地想住进新家。”才巴笑着说。

易地搬迁改善生活条件

新华网西宁6月14日电“现在正值旅游旺季,随着乡村旅游的兴起,村里游客越来越多,生意也越来越好,我的农家乐平均每天都能收入五六百元。”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尖扎县昂拉乡德吉村的一个农家院里,村民加羊索南正在忙着清洗被褥、打扫卫生,静待各地游客前来游玩。

46岁的才巴是尖扎县坎布拉镇拉群村人,家中五口人,只有他和妻子两个劳动力,靠种小麦的微薄收入着实难以维持生计,2016年1月才巴一家被确定为尖扎县建档立卡贫困户。

46岁的才巴是尖扎县坎布拉镇拉群村人,家中五口人,只有他和妻子两个劳动力,靠种小麦的微薄收入着实难以维持生计,2016年1月才巴一家被确定为尖扎县建档立卡贫困户。

尖扎县是深度贫困县,大多数群众生活在县内的浅脑山区,地理条件恶劣,信息闭塞,自然环境和贫困问题互为因果、相互制约,农牧民人均收入基本处于低收入水平线。

德吉村是天津市重点对口支援村,地处黄河岸边,自然环境优美。“德吉”在藏语中意为“幸福”,因村民寄语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故起名为德吉村。

2016年7月,尖扎县开始实施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优先安置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像才巴家这样的贫困群众终于有机会从“穷窝”里搬出来。

2016年7月,尖扎县开始实施易地扶贫搬迁项目,优先安置全县建档立卡贫困户,像才巴家这样的贫困群众终于有机会从“穷窝”里搬出来。

据尖扎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孟春宁介绍,为了解决“一方水土养不起一方人”的问题,尖扎县于2016年9月开始在昂拉乡河东实施易地搬迁项目,对浅脑山区生存条件恶劣、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的7个乡镇30多个贫困村农牧户251户946人进行集中安置,并命名为“德吉村”。

2016年,尖扎县德吉村易地扶贫搬迁工程作为黄南州扶贫攻坚的重点建设项目,对生存条件恶劣、基础设施严重滞后的7个乡镇30多个贫困村251户农牧户集中安置,累计投入6730万元。天津援青指挥部统筹规划,相继落实天津援建资金630万元。加羊索南一家正是通过扶贫搬迁来到德吉村这个黄河岸边的移民新村。

据尖扎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文辉介绍,截止到2016年年底,尖扎县共核定贫困村34个,建档立卡贫困户2557户、9635人。贫困群众主要生活在自然灾害频发、生态环境脆弱的浅脑山地区,生产生活困难,就地脱贫难度大。基于这一现状,尖扎县于2016年分别在尖扎滩乡尕尔尼哈和昂拉乡河东实施了两个易地搬迁项目,共计划安置建档立卡贫困户456户、1720人。

据尖扎县扶贫开发局局长文辉介绍,截止到2016年年底,尖扎县共核定贫困村34个,建档立卡贫困户2557户、9635人。贫困群众主要生活在自然灾害频发、生态环境脆弱的浅脑山地区,生产生活困难,就地脱贫难度大。基于这一现状,尖扎县于2016年分别在尖扎滩乡尕尔尼哈和昂拉乡河东实施了两个易地搬迁项目,共计划安置建档立卡贫困户456户、1720人。

德吉村所在的地方,以前是大片荒地,尖扎县通过易地扶贫搬迁项目,采取“统归自建”模式,修建住房251套,户均建房80平方米,并统筹推进了搬迁点水、电、路、讯、污水处理厂以及村级综合服务中心、学校、卫生、文化、体育等基础设施建设,改善了搬迁群众的生产和生活条件。如今的新村,藏族风情的院落错落有致,碧清的黄河水蜿蜒而过,河边的沙滩、码头、木栈道整洁别致。去年10月底,德吉村还被农业农村部评为“中国最美休闲乡村”。

“以前住的地方一到下雨天就会停电,泥泞的道路让摩托车寸步难行,最让人头疼的是一旦生病,买药总是要走很远的山路。”加羊索南感慨道。“现在住着漂亮的瓦房,去县城只有10几分钟车程,看病出行很方便。”

才巴家所在的拉群村位于距尖扎县城60多公里的浅脑山地区,吃水难、就医难、就业难、上学难等问题长期困扰着这里的群众。

才巴家所在的拉群村位于距尖扎县城60多公里的浅脑山地区,吃水难、就医难、就业难、上学难等问题长期困扰着这里的群众。

德吉村村民卡先加原来住在尖扎滩乡羊治村,他的一个孩子几年前患上脑瘫,为给孩子治病,生活一度陷入困境。村子交通又极不方便,想出门打工都不容易。易地扶贫搬迁到德吉村后,卡先加和妻子在家印经幡,4天时间能印1万米,卖3万多元。卡先加说,现在村里离县城只有7公里,销售经幡特别方便,批发给商店就可以了。

基本民生问题暂时解决了,可村里那些通过扶贫搬迁来的村民一下子没了收入,该怎么办?

“我们之前在山上住的时候,路不好走,送孩子上学很困难,家里有病人送到医院也很难。”才巴说,2010年3月,他的老母亲得了急性阑尾炎,因乡卫生院无法进行手术,加上山区交通不便,才巴不得不骑摩托车送母亲去县医院。

“我们之前在山上住的时候,路不好走,送孩子上学很困难,家里有病人送到医院也很难。”才巴说,2010年3月,他的老母亲得了急性阑尾炎,因乡卫生院无法进行手术,加上山区交通不便,才巴不得不骑摩托车送母亲去县医院。

继德吉村之后,2018年,尖扎县又新建了当顺乡东果村、尖扎滩乡萨尕尼哈二期、康杨镇寺门村、昂拉乡达拉卡、尖扎县城安置小区等5个安置点,涉及搬迁对象339户1350人。

为实现“搬得出、稳得住、能致富”的目标,尖扎县依托德吉村依山傍水的独特优势,以群众脱贫致富为目标,提出了“文化旅游 精准扶贫 乡村振兴”的发展思路,在村内打造了水上游乐、百亩观赏性花海、果蔬农事体验园等景观设施。

“一路颠簸一个多小时才到县医院,让母亲受了不少罪,不过现在好了,我们搬下来住上了新房,务工、上学、去医院都很便利。”才巴说。

“一路颠簸一个多小时才到县医院,让母亲受了不少罪,不过现在好了,我们搬下来住上了新房,务工、上学、去医院都很便利。”才巴说。

因地制宜搭建致富平台

乡村旅游一推开,外地游客络绎不绝。德吉村让搬迁群众参与乡村旅游的开发,并引导38户群众经营土烧馍、糌粑、酿皮等特色餐饮产业,让游客不仅能够赏美景,也能品味地方民俗风情。据统计,德吉村直接解决就业352人,真正实现了让群众就近就地就业。

青海尖扎县易地扶贫搬迁见闻,津青携手奔小康。文辉介绍,尖扎县两个易地搬迁安置点均配套建设有“水、电、路、信”和污水处理厂等基础设施,以及村公所、学校、卫生、文化、体育等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基本满足了搬迁群众的生活需求。

文辉介绍,尖扎县两个易地搬迁安置点均配套建设有“水、电、路、信”和污水处理厂等基础设施,以及村公所、学校、卫生、文化、体育等基本公共服务设施,基本满足了搬迁群众的生活需求。

易地搬迁只是第一步,要想使村民有稳定的收入,生活有稳定的保障,实现“搬得出、稳得住、逐步能致富”的目标,必须通过培育和壮大安置点后续产业,激发村民的内生动力。

德吉村的新变化只是天津市对口帮扶黄南州的一个缩影,按照天津市与青海省合作协议安排,天津市滨海新区与青海省黄南州形成对口支援合作关系,逐步探索出一条适合黄南州脱贫致富的新路子。

关于搬迁后的生活,才巴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规划。“搬来这里后,我和妻子计划利用到户产业项目资金,在自家院子开一家小超市,销售日常用品、副食品,同时利用旅游产业,把当地的特产花椒、土馍馍卖给外地游客。”才巴说。

关于搬迁后的生活,才巴已经有了一个不错的规划。“搬来这里后,我和妻子计划利用到户产业项目资金,在自家院子开一家小超市,销售日常用品、副食品,同时利用旅游产业,把当地的特产花椒、土馍馍卖给外地游客。”才巴说。

对此,尖扎县创新思路、着眼全局、因地制宜,按照“以产带迁、以产促迁”的思路,采取“文化旅游 精准扶贫 乡村振兴”的模式,扶持搬迁群众发展后续产业。

通过津青两地长期协作共建,目前黄南州四个县都实施建成了一批具有一定规模水平的对口援建项目。下一步,天津市将以先进的思路理念、发展模式,在青海省黄南藏族自治州描绘对口援建、共同发展的精彩华章。

为了让老百姓“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尖扎县对易地扶贫搬迁的后续产业发展也做出了合理布局。“依托昂拉乡河东地区地处黄河岸边、海拔低、气候宜人、光照充足、水域资源丰富的区位优势,我们将发展水产养殖、林果栽培、乡村旅游及高效农业等产业以增加移民搬迁户的收入。”文辉说,目前各项产业都在建设施工中,预计将于2018年9月全部完工投入生产运营。

为了让老百姓“搬得出、稳得住、能脱贫”,尖扎县对易地扶贫搬迁的后续产业发展也做出了合理布局。“依托昂拉乡河东地区地处黄河岸边、海拔低、气候宜人、光照充足、水域资源丰富的区位优势,我们将发展水产养殖、林果栽培、乡村旅游及高效农业等产业以增加移民搬迁户的收入。”文辉说,目前各项产业都在建设施工中,预计将于2018年9月全部完工投入生产运营。

依托深厚的民族文化积淀和县域内壮观的自然风景,尖扎县加速培育具有地域民族特色的乡村文化旅游和手工艺产品加工,不断培育致富新增长点,带动搬迁群众增加收入。据尖扎县文体广电旅游局副局长张飞燕介绍,尖扎县通过组织动员和引导农牧民参与,培育以休闲农业、乡村度假、特色农家乐、特色小吃为主的乡村旅游新业态,投入资金分别在昂拉乡德吉村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当顺乡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能科乡德欠村等地开发旅游项目。

“政府帮助我们贫困群众搬新家、发展产业,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才巴说。

“政府帮助我们贫困群众搬新家、发展产业,我们的生活一定会越来越好。”才巴说。

其中,德吉村依托黄河风景、气候较好、海拔较低、交通便利等独特优势,开发了露天沙滩、水上游乐码头、黄河垂钓、亲水广场和30户农家乐等旅游基础设施。张飞燕说,德吉村乡村旅游景点于2018年7月底开始运营,到10月底进入旅游淡季,不到3个月的时间,旅游人数已突破2万人次,旅游综合收入达320余万元,目前,日接待游客达300人以上。

能科乡德欠村建成自驾营地,并成功举办了2018年“灵秀尖扎、醉美能科”千人徒步大赛,大力推介最美草原、色彩农业、油菜花海、庙宇古刹、原始森林、峡谷飞瀑等丰富的自然人文资源。

尖扎滩乡萨尕尼哈易地扶贫搬迁安置点建设总占地200亩的牦牛部落文化体验与写生基地,建设藏式大、小型悬空帐篷49座,依托每年举办的赛马盛会,积极推介集观光、藏餐、娱乐、牧区生活体验于一体的牧家游,旺季日接待游客100人。

措周乡则以旅游扶贫为主线,在措香村举办措周乡“扶贫+旅游+民族团结让群众更幸福”主题活动,编排民间文艺演出节目,推介五谷画、藏族服饰、木工家具等当地特色文化,为游客展现草原热情和藏文化魅力。

发展旅游促进就业创业

乡村旅游的蓬勃发展,带动了村民的就业。以德吉村为例,目前,村里已安置了保洁员77名、村警2名、水管员2名、旅游服务员22名,另外还安排了30户群众发展农家乐,38户群众经营特色小吃,引导群众旅游脱贫。

紧挨着黄河岸边就是一条宽阔、干净的水泥路,路旁是一排排整齐划一的藏族风情院落,也是德吉村统一规划的农家乐场所。每户院落前都立着一块木牌,写着主人的名字、可提供多少床位、餐饮收费标准等。记者走进其中一户农家乐,得到了主人加羊索南的热情招待。

加羊索南的农家乐是一座四室一厅的院子,干净整洁,共能提供10个住宿床位,室内的家具均为木质,古色古香,还有很多藏族风格的小物件,不少游客都很喜欢。加羊索南原本是尖扎滩乡放牧的牧民,那时年收入不到1万元。德吉村易地扶贫搬迁项目实施后,加羊索南一家搬到了山下,在村里的帮助下开起了农家乐。开业短短3个多月,加羊索南的收入就已经达到1.4万多元,比过去养羊1年的收入还要多。

为了帮助村民经营好农家乐,村里通过“请进来”和“走出去”的方式,将外面的专家或民宿业者请过来,为村民培训,还组织大家到外地参观考察,学习民宿运营管理经验。

“现在村里人除了在县城打工,就是在家从事旅游服务。到了旅游旺季,30户农家乐和38户特色小吃根本忙不过来,目前许多群众申请明年开办农家乐或特色小吃,大家的积极性非常高。”孟春宁说。

搬迁的是新居,搬不走的是各族群众千百年来独特的民俗传统文化,这正是乡村旅游的“文化核心”。通过丰富多彩的旅游项目开发,尖扎县全面展示了当地的民俗风情、自然风光、乡土文化,让地域特色文化看得见、听得到、能品尝、可体验,进一步提高了广大群众对乡村旅游发展的认知度,使乡村旅游业焕发出勃勃生机,迸发出乡村旅游和精准扶贫深度融合的火花。这就正如青海省委书记王建军在全省旅游产业发展大会上所说的:“处理好旅游与生态、民生的关系,让越来越多的群众背靠山水美景忙起来、有事干,吃上‘旅游饭’;处理好旅游与产业的关系,发挥旅游就业容量大、增长快的潜力,以旅游产业的发展促进就业创业。”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9778818威尼斯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青海尖扎县易地扶贫搬迁见闻,津青携手奔小康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