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牛之乡谁最牛,从锄草喂耕牛到种草养肉牛

图片 1

8月30日,平原镇坳田村,山色葱茏,草木苍翠。昔日的庄稼地里,一株株牧草在微风中泛起层层绿浪。正在给牛儿添加牧草的养牛大户袁国强说起养牛经历:算上这次加入合作社建养牛场,是我创业路上的第三次转型了,钱景一次比一次好。

陕西省蓝田县南湾岭村 2008年11月5日 陕西省蓝田县南湾岭村村民张道方今天要卖牛,他请了一位行家帮他估价。 徐长平:你给人家这个数太少了。 村民:再加这些。 徐长平:你得给人家这些钱。 徐长平:这些钱。 村民:这些钱不卖。 徐长平:不卖也得卖。 村民:对、对、对。 徐长平:卖了。 徐长平曾经是陕西省蓝田县金山乡养牛最牛的人。牛有劲没劲、有病没病,他一眼就能瞧得出来,所以乡亲们至今在卖牛的时候都请他给牛估一估价。 村民:不偏他也不偏我,中间一合就对了。 徐长平:不偏他不向着他,根据这个牛的大小、肥瘦可以定价钱,要是再要肥就得4000多。 这种权威,徐长平一直保持了十几年。然而,2003年以后,他的地位受到了挑战,一项黄牛改良为肉牛的技术让乡里出现了一连串更牛的人。 蓝田县80%以上是山坡耕地,农业机械派基本派不上用场,为了耕地,几乎家家户户养牛。 这种瘦瘦的黄牛,现在在当地已经不多见了。然而,2003年以前,它曾是蓝田县在相当长时期里主要饲养的品种。这种黄牛瘦小,卖肉没有优势,农民养牛也并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为了耕地,只有在牛失去耕地能力时才牵到集市上买。 村民:赚得是少的,要是拉到三皇庙市场上就得6公里。 当时全县养牛很多,但因此赚了钱的人却很少。县里为了解决这一难题,引进一项新技术,通过人工受精,使黄牛生下品种优良的肉牛。县里发布消息,向养殖户征集母牛。 畜牧局:咱一开始可以不收钱,在一个就是下的牛仔没有原来的牛仔长得好,咱给村民负责回收。 南湾岭村村民张双双,亲自到畜牧局问了一下情况。 张双双:一个牛就可以多产二三百斤肉,1斤肉是10几元钱,一头牛就比原来多赚4000元,所以我就冒这个风险。 张双双愿意冒这个风险,做了品种改良,而同村养牛最牛的徐长平却不以为然。 徐长平:咱这没有,咱都养这个牛养习惯了,咱怕担风险。 村长:一年一个牛怀胎是10个月,不接受,产不下牛仔,担心怕有损失。 黄牛改良成肉牛因为当地农民的种种顾虑所以推行缓慢。为了让养殖户更直观的认识黄牛改良成肉牛的好处。2005年11月,蓝田县金山乡举办了一届赛牛会。金山乡有上千头牛参赛。经过毛色、体格、腰背等10几项评审,南湾岭村的张双双获得了一等奖。他也成了即徐长平以后乡里最牛的养牛户。这使徐长平很后悔。 徐长平:我要换品种,不舒服也是一方面,积极性还是不能打到的。 因为品种改良,张双双的牛获得了认可,不仅如此,他的牛当场被人以1万元的高价买走。这让很多村民开了窍,大家纷纷找到畜牧局,要求换品种。 然而,当人们纷纷改良品种时,寨子岭村村民侯冰峰却惦记上了张双双那头卖了1万元钱牛。他觉得能出高价买一头牛,说明还有赚头。经打听那头牛卖给了西安市的一家屠宰场。侯冰峰立即跑去问了个究竟。 屠宰场老板:1万元钱买的,我掏了1.5万元钱跟他买过来。 老品种不行,老品种3斤半可以屠宰1斤,新品种可以屠宰到最多2斤半。 侯冰峰:1.5万元,就是一个牛加了500元钱,当时咱也觉得这个事情有利可图。 因为出肉率高屠宰场老板对这种牛非常感兴趣,侯冰峰见机和他说了自己的想法。 侯冰峰:就和屠宰场的老板沟通,他给他帮忙收牛,咱就当个牛经纪人。 屠宰场老板:只要够10头牛我就派车来拉,每头牛给他提成二三百元钱。 侯冰峰成了一名肉牛经纪人,只要攒够10头牛就通知屠宰场派车来接。一车牛他可以赚到两三千元钱,他虽然不养牛,但时间长了就被乡里称为赚钱最牛的人。到了2006年金山乡的肉牛经纪人有20多人。因为养牛不愁卖,所以很多农民不但主动改良了品种,而且还多养了牛。 2008年11月5日,蓝田县金山乡再次举办赛牛会,南湾岭村的徐长平如今也养起了肉牛,这次他要带着这头精心养殖的牛去参赛。 徐长平: 又乖、颜色、周身都长得可以。 下午2点揭晓了比赛结果。徐长平得了2等奖,得一等奖的牛,主人是寨子岭村村民刘江续。然而,当记者向这位新产生的最牛的养殖户表示祝贺的时候,他却说真正养牛的高手并没来。 刘江续:全县这么大的地方,还有比咱养得更好的。 他所说的养牛高手叫唐爱国。记者在这一家养殖场里见到了这位养牛高手眼中的高手。 唐爱国:牛场的牛就不要和群众进行相比,农村话说就是鸡蛋和石头相碰去了,所以我不能打击群众的积极性,我还要调动群众的积极性。 原来,当2005年别人养牛的养牛,卖牛的卖牛的时候,寨子岭村的村民唐爱国并没有急着这么做,而是到了外地的一家大型养牛场,扎扎实实的学起了肉牛育肥技术。因为唐爱国预料到养牛的越来越多,其中养得不好的牛也会越来越多。 唐爱国:因为我就感觉瘦牛特别多,况且牛市上还没有养育肥牛的,我就看这个瘦牛可以育肥育肥了可以赚钱。 唐爱国觉得买瘦牛育肥比买小牛育肥更核算,2006年唐爱国建起了一座架子牛育肥场,请了几个专业的技术人员给他养牛。 唐爱国的肉牛育肥场每年养殖肉牛利润在百万元以上。但他并不认为自己是养牛最牛的人,在他看来蓝田县的养殖户、经纪人和养牛专业户各有各的绝活,共同使蓝田县肉牛养殖量达到8万头。

养牛之乡谁最牛,从锄草喂耕牛到种草养肉牛。一头红牛“牵”出的致富路 带贫困群众拔穷根 原标题:庄浪县水洛镇吊沟村:一头红牛“牵”出的致富路 近日,走进庄浪县水洛镇吊沟村肉牛养殖场,100多头“平凉红牛”在暖棚里悠闲地吃着饲草。它们一个个身形健硕,红棕色的皮毛闪着光泽,几只小牛犊伸着脖子在母牛身边吃奶。可别小看这些红牛,它们正“肩负”着带领吊沟村贫困群众拔穷根、摘穷帽的重任。 水洛镇吊沟村是庄浪县深度贫困村之一,全村413户中有112户尚未脱贫,贫困发生率近四分之一。去年,吊沟村被庄浪县确定为农村“三变”改革试点村。水洛镇和吊沟村的干部们认为,加入到农村“三变”改革浪潮中,产业是发展的支撑,而特色产业则是“三变”改革是否具有生命力的重要保证。 吊沟村村民都有养牛的传统,前些年,靠着养牛,一些农民挣了钱,成了养殖大户。但对一部分贫困户来说,情况则不尽人意。 “以前,不少贫困户家里养一头牛,主要为了种田。但现在耕地都用农机,牛派不上用场了,他们就以五六千元的便宜价格将牛卖了,没挣到啥钱。”水洛镇党委书记樊对对告诉记者。 立足于贫困户养牛的实际,水洛镇将肉牛养殖作为“三变”改革的主导产业之一,由庄浪县农业产业扶贫开发有限责任公司注资建设了占地46亩的肉牛养殖场。每个贫困户获得一头政府分发的“扶贫牛”,与合作社签订入股协议后,这头牛由合作社寄养替繁,每户每头牛可获得保底利润1000元。 有产业,心不慌。现在的吊沟村已经有80户贫困户以牛入股,抱团发展养殖。樊对对说:“集中养殖解决了分散养殖导致的疫病传播、饲养不规范、效益不高的问题,保障了‘平凉红牛’的品质。” “我家里有地,又养着牛,但劳力又不够,结果就是地种不好,牛也养不肥。”贫困户李安平告诉记者,几年前他受了工伤,花了6万多元不说,重力气活也再干不了了,家里的地和牛都是67岁的老父亲在照顾。去年加入庄浪县农梦缘养殖业合作社后,他家的牛在“集体大棚”里,不用操心,他和父亲在养殖场打工,每天挣得60元的劳务报酬,家里的土地流转出去种上了苹果,以牛、劳务、土地入股都可以得到分红,这一变,就给他打开了三条致富路。 “‘平凉红牛’肉质细嫩、营养丰富,是特色品牌。为了将养殖业做大,我们邀请养殖专家开展养牛技术培训,还引进陕西、庆阳的优良品种,丰富养殖资源。”县农业产业扶贫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养殖业子公司总经理张继红介绍道。 就在上个月,3辆重型卡车拉着100头“平凉红牛”开进了吊沟村肉牛养殖场。伴随鞭炮声响,村民们都赶到现场,来“认领”自家的牛。李安平也在现场,他说:“那天很激动,生活又有了新希望。”

灵台县规模经营带活“牛经济” 初秋时节,灵台的山塬上,成片的苹果园枝繁叶茂,一颗颗致富金果挂满枝头;干净宽敞的牛舍里,一头头平凉红牛悠闲地咀嚼着草料这样惬意的生活在灵台乡间随处可见。 灵台县上良镇北张村党支部书记姚军福的另一个身份是灵台县盛丰农牧业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北张村全村辖5社142户506人,共有耕地4051.4亩,其中塬地面积仅占总耕地面积的12%左右。长期以来,村民主要经济来源以劳务输出和农作物产出为主,日子过得紧巴巴的。如何发展才能改变全村人的生活面貌呢?带着这样的疑问,姚军福把目光聚集在了村里的饲草和村民养牛耕地的传统上。有了这个想法后,姚军福率先在村上建起了牛场,流转土地种紫花苜蓿,养起了平凉红牛,牛场第二年就产出效益20多万元。 看到姚军福牛场产生效益后,村民们纷纷跟着养牛。全村牛的数量从2013年不到400头发展到了2019年的800多头。去年,依托盛丰农牧业公司,该村党支部动员群众将每户5000元的产业发展财政扶持资金及群众自有牛棚、设备、劳务等折资入股合作社,以合作社为主体,打包入股盛丰农牧业综合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由企业进行规模化、市场化运营。仅去年,姚军福给村民一次性分红69.7万元。如今,姚军福的灵台县盛丰农牧业综合开发公司已带动了全镇148户村民养牛。 近年来,灵台县坚持把牛产业作为促进农民增收和脱贫攻坚的主导产业来抓,通过整合项目资金,细化补贴标准,强化政策扶持和技术指导,切实调动和激发了群众发展牛产业的积极性,探索形成了龙头企业带动,养殖小区集中饲养,分户联户壮大养殖的发展路子。截至目前,该县年均牛饲养量达到18万头、出栏肉牛6.3万头、存栏肉牛11.7万头、养牛收入1.7亿元。累计建成肉牛养殖场74处,其中百头以上11处,500头以上4处,1000头以上2处,发展千头以上养牛村44个,10头以上养牛大户147户。

内容摘要:在肇源县超等乡成功村希望肉牛养殖场,刚刚从吉林卖牛回来的苏小平举着手机满脸喜气地说:这玩意儿,太给力了,一车牛,拐个弯,

养牛之乡谁最牛,从锄草喂耕牛到种草养肉牛。贩牛亏本后,袁国强转型成了养牛大户,引发了德江养牛革命

在肇源县超等乡成功村希望肉牛养殖场,刚刚从吉林卖牛回来的苏小平举着手机满脸喜气地说:“这玩意儿,太给力了,一车牛,拐个弯,转眼就多卖了1万多元。”原来,这次卖牛苏小平奔的是吉林榆林镇牛市,可当他途中在“肉牛微信群”里得知吉林皓月牛市当日价格走高时,立马改道直奔那里,虽然多跑50公里路,但肉牛每公斤多卖了1元钱。苏小平算了账:17头肉牛,每头牛平均重700公斤,一共多卖1.2万元。成功村党支部第一书记刘少辉指着“村淘”快递店兴奋地说:“如今,我们村有1000多人,城里‘淘宝’,村里‘捞金’,每年有几千万元揣进兜。”

平原镇,地处德江煎茶、复兴、楠杆乡之间,紧邻凤冈、务川两县。长期以来,当地人赶转转场贩牛赚差价,走上了致富路。1996年,婚后的袁国强也放下锄头,做起专业牛贩子,买卖一头牛可赚三五百元。

两年前,成功村作为全县21个贫困村之一被确立为重点脱贫攻坚对象,派驻村第一书记,落实精准扶贫规划,通过精准服务,促发农民创业热情。实施“能人聚拢”战略,带动村民离土从工;发展种植大户,实现农业规模效益;培育“龙头”养殖大户,按市场化运作,增强抗击市场波动的能力;下活“留守农民”精种、精养和精明销售这盘棋,实现效益最大化。截至目前,全村输出富余劳动力800多人,有500多人从事管理或当技工。到今年,全村1.6万亩耕地已流转1.1万多亩,流转率占总耕地面积的2/3。养牛户杨希国、杨希顺、苏小平等几户单干农民主动搞股份制合作,建起占地2万多平方米的“肇源县超等乡希望肉牛养殖场”。目前,肉牛存栏346头,已创收100多万元。受他们影响,全村养肉牛户增到32户。

贩牛也有不顺的时候。十年前,袁国强买了3头牛到集市贩卖,因体型瘦小,耕田的农民、做肉牛生意的客商均不愿买,低价卖就要亏本。

“炼”在市场里,成功村人精明起来。别人在伐过的林地种成材林时,村民秦维振却在自家30亩地里栽种青杨苗,3年可创收20多万元。刘玉娟、张艳辉搞起了“村淘”快递,不仅是生活用品,网购种子、化肥等农资产品也成为现实。通过“五户联保”,农民可通过“村淘”获得贷款。齐万才、兰宝等5户农民组建农机合作社和运输联合体,春插秧、夏贩果、秋收割、冬运粮,仅承包全村2100多亩水稻插秧每年就有20多万元的收入。

复兴镇养牛大户碎秸秆作饲料

近两年,由村干部统一给干个体村民办网上年报60多户次,跑省、市领办帮办农民专业合作社7家。还修了7.3公里水泥路、14公里的红砖路、10公里的排水沟。

何不养肥了再卖?袁国强索性把瘦小的牛留下来,用妻子干农活所锄杂草精心饲养。3个月后,瘦牛变肥了、毛色光亮,卖掉3头牛赚了两万多元,利润是过去的十倍以上。

育肥牛是条好路子。尝到甜头的袁国强从此扩建牛圈,走上了种草育肥牛的二次转型路。如今,袁国强的家庭牧场存栏肉牛50头左右,每年纯收入二三十万元。还专门请两个村民帮忙,流转土地种植100多亩牧草。

袁国强养牛致富吸引当地年轻人返乡兴办家庭牧场。平原镇党委书记何秀刚说,全镇养牛规模10头以上的家庭牧场超过100家,100头以上的近20家,全镇存栏肉牛7200余头,年产值上亿元。

袁国强养牛致富的故事引起德江县委领导的关注,并多次深入平原镇调研。2017年8月,德江县决定全面推广平原镇养牛致富经验,每年拿出1.2亿元财政资金设立牛基金,配套修建产业路,引导扶持群众种草养牛,大力发展肉牛产业。

平原镇村民成为职业种草大户

政府扶持让德江牛源日趋紧张。袁国强为了买牛,与村民跑遍了全国牛市。去年,精明的袁国强带领彭洪刚等养牛大户再次转型,筹资200余万元专养能繁母牛缓解牛源紧缺。

过去养牛为耕田,现在养牛为赚钱。袁国强贩牛赔本转型真正掀起了一场养牛革命。目前,德江煎茶、平原、泉口等8个乡镇,把牛圈扩成养殖小区,从房前屋后迁至生态环境好的山顶、山腰;种植牧草2.5万亩,冬闲田土种草2万亩;引进思南黄牛、西门塔尔等优质肉牛、奶牛;引进康泰农牧等牛企,引资建成黔东北最大的畜禽交易市场、黔东北肉牛冷链物流、肉牛屠宰中心等,肉牛产业链不断健全。

日益火爆的德江县复兴牛市

牛劲成牛事。两年来,德江已建成肉牛养殖企业、合作社300余个,牛存栏由2017年的不足7万头发展目前的15万头,肉牛产值今年可望达4亿元,直接带动1.2万贫困群众增收。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9778818威尼斯官网,转载请注明出处:养牛之乡谁最牛,从锄草喂耕牛到种草养肉牛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