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最大国有林区结束63年商业性采伐,咱心里有

——庆祝内蒙古图里河林业局开发建设六十周年

  中国绿色时报9月6日报道(作者 陈远  姜秀艳  李雪婷) 历经风雨60载,60年丹青画满不易。内蒙古大兴安岭林业管理局图里河林业局从1952年成立至今,60年征程走向辉煌。60年前, 这里还是渺无人烟、一望无际的万顷林海,一棵棵栋梁之材屹立在祖国的北方;这里是一颗未经人工雕琢的绿海明珠,在苍茫天宇间闪耀无限光芒。几十个林业工人走进了深山,在这里留下了第一串脚印,洒下了第一串汗珠,第一声“顺山倒”的号子喊响,划破了寂静的林海长空,开始踏上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的征程。工人们顶着寒风在这里搭建了第一个帐篷,从此,小杆铺诞生了,小工队出现了,铁筒炉子烧得火热,工人们在这里“落地生根”——她是新中国成立后大兴安岭林区最早开发建设的林业局。
  披荆斩棘  筚路蓝缕   1952年,内蒙古自治区林务总局局长杰尔格勒率领第一支队伍挺进了图里河,开始了开发建设内蒙古大兴安岭的艰苦征程。他们为林区建设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为支援社会主义建设增添了新的力量。
  西尼气小北屯,一个又一个帐篷立起来,一张又一张小杆铺架起来,一缕又一缕的炊烟升起来,一阵又一阵的号子喊起来。冬天里,这里是中国最冷的地方,零下50℃。早上4点钟,连太阳都懒得起的时候,工人们就已经起来,准备一天的生产。天冷得嘎嘎儿的,喘出一口气马上在嘴边冻上一层霜,戴着狗皮帽子,穿着羊毛大衣,脚踏着棉乌拉还能感到寒风凛冽,就在这样的条件下,工人们用大肚子锯和弯把子锯生产,靠河水冰面集材,赶着牛马套子运材,用卡钩钩住木头6或8个人抬着木头装车、归楞。他们在齐腰深的雪地里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没有一个人叫苦喊累。冬天人和牲口喝不上水,只能刨冰包化雪水。有时候气温太低,工人们还要拼命干活,脸和耳朵都冻得发白,也不能耽误生产,他们就用雪搓一搓继续干活。就是靠着这种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精神引领,就是靠着这种披荆斩棘、筚路蓝缕的誓言作为支撑,60年来,图里河林业局累计为国家提供商品材1600多万立方米,各类林产工业产品191万立方米,累计完成各项上缴3.4亿元。
  世界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那时的图里河林业局根本没有路,是一批批开发大军坚实的足迹,才踩出了东西南北路条条。条条路上无不镌刻着务林人的坚实步履,棵棵木材无不记录着务林人滴滴汗水。从此,一批批闯关东的大军又背起了建设林区的行囊,林业不仅成为当时内蒙古自治区经济的支柱产业,而且还为抗美援朝和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作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建立了不朽的功勋。
  岁月的长河孕育着勤劳淳朴的图里河人,他们用双手开创了日产万米的时代,创造了用汽车运材列车化的奇迹,一位又一位劳动模范走进了中南海,受到了共和国主席、总理的接见,并把“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大兴安岭人精神传遍祖国的每个角落。
  1961年8月4日,国家主席刘少奇在王逸伦、杰尔格勒等同志的陪同下,冒雨来到图里河视察,当刘少奇主席到小工队视察了解到林业工人由于吃蔬菜困难,长期缺乏营养,人人面部浮肿时,当即指示给林业职工每人每月发放两斤黄豆补充营养。虽然几十年过去了,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职工群众永远铭记着共和国主席对林区人民的深深情意。
  耕耘绿色  守望幸福   图里河林业局在大兴安岭间默默奉献,执著地耕耘这一片绿色,守望着绿色的幸福。
  近年来,图里河林业局始终坚持生态优先的发展理念,深入实施“天保工程”,实现了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的重大转变。大力推进了生态保护体系建设,建立起生产、资源、防火、管护一体化防控责任体系,做到了人员、责任、地块、标志、奖惩“五落实”;资源林政管理工作得到了规范和加强,图里河林业局采取了经济、行政、法律手段,严格采伐限额和“三总量”管理,并与森林公安机关密切配合,严厉打击破坏森林资源违法犯罪活动,取得了从2007年到现在无一起林政刑事案件发生的好成绩,有效控制了天然林资源消耗。努力提高防扑火能力,加强森林病虫害防治,经过连年加大投入,初步建立起装备精良、设施完善、快速反应、能打硬仗的森林灾害防控队伍,有效保护了森林资源安全。同时,结合棚户区改造工程,在原库都汉、开拉气、哈达三个林场开展生态移民试点,扩大了森林腹地无人区面积,为保护生态创造了有利条件。天保工程实施10年间,通过坚持不懈的保护与培育,图里河林业局森林资源大幅增长,森林面积由27.5万公顷增加到29.6万公顷,森林覆盖率由78.6%增长到83.6%,活立木蓄积量净增356.4万立方米,实现了森林资源的长大于消,初步建成了布局合理、质量优良、功能完备的森林生态保护体系。
  图里河林业局高度重视森林抚育补贴(试点)工作。按照森工集团(林管局)森林抚育补贴(试点)的工作安排和要求,加强质量监管,规范资金运行,强化伐区公示、中间作业管理、三级检查验收等森林抚育管理制度。2011年完成森林抚育面积10.4万亩,完成综合抚育15.4万亩;完成母树林经营面积1.2万亩;完成幼林抚育4000亩;设置了森林抚育成效监测标准地20对。同时,图里河林业局积极开展营林造林和绿化工作。在新林区建设中,通过动员广大干部职工义务植树造林活动,增强了全民保护生态、保护环境意识,植树446亩,共64038株;铺设草坪5500平方米;硬化、沙化面积9.6万平方米,全面完成了营林造林和绿化工作。完成废弃林场绿化面积800亩;完成牙伊公路绿化面积500亩;完成野生苗移植183亩;野生苗驯化8万株;完成补植面积500亩;完成幼林抚育面积4000亩;完成人工促进天然更新面积5018亩;完成补植补造面积2021亩,森林经营体系建设得到加强。
  2011年4月28日,森工公司(林业局)以桔亚沟林场、图里河林场施业区5413公顷森林湿地,向国家林业局申报“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国家森林湿地公园”项目。2011年12月2日,国家林业局予以正式批复。
  湿地公园位于图里河桔亚沟林场和图里河林场交汇的13个林班,总面积5413公顷,期间野生经济植物资源和动物种类资源丰富,建设期为10年。湿地公园的建设有效保护了图里河湿地的生态功能和生态系统完整性,打造了良好的湿地-森林复合生态系统,保护和改善了湿地生物栖息环境,保护和修复恢复了生物多样性,充分发挥了图里河湿地在提供优质水源、净化污染物、控制侵蚀和保护土壤、调节气候和气体、休闲娱乐和文化科研等功能,从质与量上提高了湿地公园的生态系统服务价值,有利地保障该区域生态安全和额尔古纳水系的生态安全。建成后的湿地公园将成为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湿地科普宣传基地,成为一个物种丰富的湿地生物基因库。林区“湿地公园旅游”,将成为林区森林旅游环线上的一大亮点。
  创新管理  云涌浪尖   2000年“天保工程”全面启动后,图里河林业局木材产量由年产14万立方米逐步调减到现在的3.75万立方米,12年间累计减产77.5万立方米。为了使有限的资源创造出最大的经济效益,图里河林业局进一步加强木材生产、贮木管理和木材销售三大环节的管理,协调好三者之间的关系。营林生产统筹规划和组织,从源头抓起,从踏查开始,科学合理的安排设计、拨交和作业,有足够的调查设计储备,坚持依法依规,依据调查设计组织生产。加强贮木管理,严格按市场需求适时造材,提高造材质量,对产品精分细选,按市场和客户需要,实行单径级归楞,提高装车质量和载量。2007年图里河局首创“小原条下山新工艺”,加大原条储备,将小原条综合开发、因质造材、合理利用。
  在木材销售上,图里河林业局克服不利因素,利用网站和电子商务平台,将网络科技运用到销售中,把传统的销售模式改变为木材生产企业直接面向木材市场经销商,不仅使销售成本降低,同时能及时反馈市场信息,根据客户要求生产适销对路的产品,减少库存,提高价格,增加收入。2012年,图里河林业局在网络商务平台“中国木材网”上正式申请成为网站的会员,推广建立属于自己的网络商铺,增设了服务项目,顾客可以直接和在线销售人员进行交流,取得了较好的收益。为进一步吸引客户,刺激客户购买欲望,促进木材销售量增长,图里河林业局按发货量对客户进行评星定级,在2013年的销售中给予优惠。
  在物资管理方面,图里河林业局坚持大宗物资和生产物资按计划统一比价采购制度,确保发展建设和生产经营的需求,杜绝计划外采购。在煤炭、油脂采购上,超前谋划,适时、合理采购,仅2011年一年,图里河林业局抢在提价之前,完成冬储油和煤炭采购,较提价后节约资金63万元。图里河林业局还对耗能大户进行重点监管,派专人在锅炉队对煤炭进、出场和锅炉煤耗实行跟踪监督和标定,查清了每个锅炉的平均日耗煤量、平均单位取暖面积耗煤量,确定了消耗定额,大大降低了煤炭消耗量。图里河林业局取消所有物资储备分库,盘活现有库存,除油脂、燃料等必须的生产物资外,其余物资按计划随需随购,做到零库存,减少资金占用。此外,图里河林业局派纪委加入“阳光采购”小组,监督采购过程,杜绝腐败现象发生。
  红色情怀  “创争”品牌   “站在杰尔格勒铜像前,我们向林区开发建设者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对千千万万大兴安岭开拓者、建设者、奉献者无限敬仰和缅怀,我们感慨他们在极端恶劣的条件下创业的艰辛,敬重他们从不放弃的信念,更珍惜今天幸福生活来之不易。我们会继承老一辈务林人艰苦创业的优良传统,在新时代的征程上甘于奉献,勇于拼搏,为家乡增光添彩。”这是图里河林业局党委开展创先争优“继承老传统,建设新林区”主题实践活动时,一位大学生所写的心得体会。自创先争优活动开展以来,图里河林业局党委充分发挥两个革命传统教育基地的作用,大力弘扬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营造出凝心聚力、陶冶情操的文化氛围,增添了职工群众对企业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刘少奇主席纪念林始建于1987年,至今已历经4次修缮。多年来,它是几代图里河人心中的最为神圣的地方。2010年,创先争优活动在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深入开展,图里河林业局率先将刘少奇主席纪念林定为活动基地,百名少年儿童向刘少奇主席纪念碑敬献了花篮,离退休老干部在纪念林对幼苗进行抚育,如今,棵棵幼苗茁壮成长,但老干部们依然难舍心中的感情,每年都要回到刘主席的身边看一看,当年刘主席那句“以营林更新为基础,综合利用,青山常在,永续作业”的话犹在耳畔。图里河林业局组织全局广大少年儿童和青年团员在这里开展了多项主题活动,当年参加林区开发建设的老干部在纪念林下给少年儿童讲“二斤黄豆”的故事,给青年团员讲创业时的种种艰难,让孩子们铭记历史,全身心投入到新林区的建设中来。
  今年是中国共产党成立91周年。“七一”前夕,图里河林业局党委在刘少奇主席纪念林为新党员举行了入党仪式。新党员面对刘少奇主席雕塑庄严宣誓,老党员重温入党誓词,400余名共产党员亲手栽种2000株樟子松,在这里写下了公开承诺书,用实际行动践行共产党人的诺言。
  杰尔格勒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开发建设的先驱者,是内蒙古林业、大兴安岭林区的奠基人,是大兴安岭人“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精神的开创者和实践者,更是开发图里河林业局的先行者。图里河是他一生最为牵挂的地方,他长眠于此,骨灰与这里的青山绿水相伴。2011年,图里河林业局开展了以走红路、看红碟、唱红歌、献红心,学理论、学先进、学“七一”讲话、学创新发展大学习大讨论精神为主要载体的创先争优活动,拓展了革命传统教育内容。“继承老传统,建设新林区”誓师大会在杰尔格勒革命传统教育基地拉开序幕。离退休老干部、党务工作者、党员先锋、团青工作者在铜像立下铮铮誓言:“伟人嘱托记心中,誓为兴林立新功”。
  薪火相传,新一代务林人秉承传统,发挥党员、团员先锋模范作用和支部战斗堡垒作用,开创了图里河林业局生态建设、创新发展、党的建设、民生改善的新局面。林业局还组织青少年在这里聆听革命传统教育事迹,组织开展以革命传统教育为主题的演讲赛,在追寻中缅怀先辈丰功伟绩,在体验中感受时代发展脉动。
  两年来,林业局机关29个科室部门的280名党员干部充分发挥先锋模范作用,完成林区开发建设纪念林一、二期工程植树1600株和280余株补植任务;林业局党政班子成员和80名科级干部同88名困难职工结对子,进行帮扶救助,党员干部累计个人拿出帮扶资金和物品折合人民币20多万元。实现了“组织处处创先进,党员时时争优秀”的目标。
  如今,刘少奇主席纪念林和杰尔格勒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丰富了森林文化内涵,弘扬了爱国主义革命传统教育,树立了图里河林业局创先争优活动的品牌。
  旗帜飘扬兴安岭,奋斗情溢林海间。图里河林业局打造“创争”品牌,将无限红色情怀洒在鹤河之畔……
  春风化雨  润物无声   春华变秋实。60年的辛勤建设,图里河林业局职工群众用勤劳的双手,描绘出了一个新的社会主义新林区。尤其是近年来,林业局坚持贯彻人本理念,始终把改善民生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在改善生产生活条件、提高收入水平、完善保障体系、促进和谐发展方面做了大量工作。
  他们从改善职工群众住房条件入手,2009年完成棚户区改造面积3.27万平方米。其中新建楼房1.12万平方米、砖房1.66万平方米,改造平砖房91户共4800平方米,使700余户贫困职工的住房问题从根本上得到了解决。2011年棚户区改造工作稳步推进,新建楼房4栋288户,新建平房13户,改造楼房322户,改造平房1307户,改造土楼303户,总面积达11.1万平方米。3年来,图里河林业局共完成3444户,面积达16.4万平方米的棚户区新建、改造任务,近万名职工群众从此告别了“板夹泥”,住进了宽敞明亮的新居。
  图里河林业局认真践行以人为本、改善民生的各项承诺,加大对一线职工的增资比率,努力提高一线职工的收入,逐步缩小职工工资级差。2011年在岗职工人均增资额5077元,全年实际增资总额达到1026万元。他们积极开展扶贫帮困和扶持有能力的贫困户发展家庭经济,发放小额借款31万元,送温暖补助50万元,使困难职工的生活得到了保障。坚持对职工群众的取暖用煤实行补贴,职工煤炭补贴90.2万元,集中供暖补贴240万元。在岗职工养老、医疗、失业、生育保险实现了全覆盖。2011年职工住房公积金单位缴纳部分已按比例计提361万元,并已专户存储,个人缴纳部分待计提实施细则批复后再计提和存储。图里河林业局为老工伤缴纳工伤保险统筹360万元,分3年缴清。社会保障能力不断提高,社会救助体系逐步完善。积极抓好关于社会保障体系的相关政策的落实,使好的政策切实惠及于民。2012年,图里河林业局投入大量资金对老楼区和棚改新区进行规划设计,硬化地面、改造了水管,铺设地砖,搭建车棚、安装室内塑钢窗、增添了运动器械,安置了座椅,设计了景观。此外,还对他们还对鹤河文化广场重新修建,新建宾馆,大大提高了接待能力和接待水平,为旅游产业的发展提供有力支撑。
  铁血长歌峥嵘路,破题求索丹心魂。如今,图里河人正带着希望在新的征程上,务实求索、开拓创新,为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辉煌崛起再书华章。

图片 1

图片 2

大兴安岭全面禁伐,我国重点林区转入全面保护发展 “停伐,咱心里有底儿”

  核心阅读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著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著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守护这片绿(记者笔记·新闻的侧面)   大部分林业职工世代生存在这片山林,他们熟悉森林的每条沟系、山川与河流,用汗水和脚步与兴安岭的每寸土地相融。停伐带给林区的震动,不亚于当年采伐工作的全面启动。
  停伐并不是一个工队的事,而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20万名林业职工、群众都必须面对的事。因为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独木支撑”的产业格局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转变。而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职工超过30万人的国有企业,林区历经了多次林业政策调整和重大改革,积累了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如金融债务庞大、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等。
  一面是棚户区改造、远山区生态移民等社会责任,另一面却是林区现代化防火装备欠缺、病虫害科学防治投入少的现实问题。要保护好生态成果,尚需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林区转型发展给予项目、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并将这些支持以长效机制和制度手段固化下来。
  停伐是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的重大转变,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一位林业职工说:“这片森林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了,我们将用双手守护兴安岭这片绿色。”他们,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记者 吴勇)

    4月伊始,我国最大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结束了长达63年的采伐历史。《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深入林区采访发现,此次停伐将给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一次性带来2.5万个富余劳动力,20余万职工群众直面转型变革。此前由于受经济结构单一、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以及思想观念落后等因素影响,当地“独木撑天”的格局始终未得到根本转变。民生水平低下、基础设施落后、政企不分、历史遗留问题过多等矛盾,都亟待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别了,伐木时代   插杆、发动、开锯,油锯的轰鸣声最后一次传入林海。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系着红绸子的百年大树已轰然倒下。一个时代彻底结束了。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真到了停伐这天,伐木工王铁昌还是有些落寞。
  “今天的心情特别纠结,既有对这份工作的不舍,也有对未来生活的向往。”3月31日,在伐倒最后一棵松树前,已从事27年采伐工作的油锯手王铁昌一直沉默地站在树林旁,思绪万千。此时,那棵系着红绸子的兴安落叶松,宛若一个待嫁的新娘,静静地等着那个历史时刻的到来。
  不远处,两个记者正在热烈地讨论该不该以伐树的方式来庆祝禁伐。“这棵树的倒下,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重要的是象征意义。”一位记者说。
  47岁的王铁昌至今保持着一项全国林业生产纪录,在一个作业季里,他曾采伐过3万立方米的木材。27年采伐30万立方米木材的业绩也让他实现了家庭富足、衣食无忧的儿时梦想。
  “停伐后就等着单位安排吧,国家不会不管咱的。”虽然尚不知前路在何方,但王铁昌却与工友们有着同样的想法,“停伐后,大兴安岭青山绿水永续利用的目标真的就要实现了,这是历史的选择,也是几代务林人的心愿。”
  “其实再干下去,也要面临后继乏人的状况,看看现在的伐木工队伍,哪里能见到年轻人的影子。”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管护所职工刘连军说,林区的年轻一代陆续走出了大山,伐木工早晚都要断档,“早点转型总比啥也干不动时再转岗要强得多”。
  枯竭,过量采伐遗患   “大树都采枯竭了,现在最大的树以前在我们眼里都是‘小崽’。”图里河林业局经营林场伐木工侯春才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侯春才说,最为辉煌时,20多棵大树就能将卡车装满,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前“看不上”的树也基本都被运下山,发往全国各地。
  实际上,自20世纪90年代起,随着木材的替代产业和替代物资陆续出现,其在国民经济中的战略地位就已不再那么重要。但前期的过量采伐,却让大兴安岭林业资源大幅受损,19家林业局辖区内的原始森林已消失殆尽,林区逐渐浮现“资源危机”和“经济危困”的“两危”局面。
  与此同时,林业职工们发现,风大、雪少的情况开始在林区频频出现。1998年,长江、松花江流域发生的特大洪水灾害给仍在激进砍伐的中国林业敲响了警钟。
  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局长巴树桓说,大兴安岭是嫩江、黑龙江的主要源头,处于重要的生态顶端,与下游的生态安全密切相连。这里的生态一旦出了问题,对于东三省而言,将意味着难以挽回的生态灾难。
  针对长期以来天然林资源过度消耗而引起的生态环境恶化的现实,政府决定开展“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该工程实施后,林区开始了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的转变。
  “看到大树越来越少,实际上大家也不想继续伐下去了,还是给子孙后代留点绿色吧!”刘连军说。
  2013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每年的木材采伐量已从“天保工程”实施前的396万立方米减少到110万立方米,与以往一个林业局每年的采伐量相近。
  第八次国家森林资源连续清查结果显示,“天保工程”实施13年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森林覆盖率提高8.57个百分点,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由开发初期的54.6%提高到目前的77.44%。新增森林蓄积折算经济价值达1000多亿元,新增碳汇价值折合人民币190亿元。
  “天然林的生态功能是人工林或其他植被不可替代的。”巴树桓表示,即便森林覆盖率得到大幅提高,但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也是非常必要的举措,因为天然林是经过数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逐步进化而自然演变的生命体系,它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以及生态功能大大高于人工林。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是从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大局出发作出的战略部署,是推进林业改革的重大决策,是顺应人民群众‘盼环保、求生态’新期盼的重大举措。”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自1952年开发建设以来,这片林海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如今,是让她休养生息的时候了。
  艰难,停伐阵痛期   “停伐后,首要是人员的安置问题,让采伐工人全部转型去做护林员显然不现实。”内蒙古森工集团副总经理、总经济师韩锡波说。
  韩锡波告诉记者,停伐将给林区一次性带来2.5万个富余劳动力,9.6万个在职职工、5.8万个混岗人员以及数万林区群众需共度转型阵痛期。
  “停产是国家硬性指标,为了子孙后代着想,林场职工都比较支持这样的决定。但后续的其他改革政策大家并不太了解。”阿里河林业局阿南林场党支部书记韩长君说,林场的职工都在翘首,希望能听到改革带来的利好消息。
  记者采访了解到,此前由于受经济结构单一、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以及思想观念落后等原因,内蒙古大兴安岭“独木撑天”的格局始终未得到根本转变。2014年,林区木材生产及其相关产业和“天保工程”投入占全部营业收入的80%以上。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纵向比虽发生了历史性巨变,但横向比在全国、全区经济社会发展中仍明显滞后。
  民生水平低下、基础设施严重落后的现实,也是横在转型路上的两座大山。
  相关数据显示,林区在岗职工年人均工资长期为内蒙古自治区及呼伦贝尔市地区平均工资的50%左右,80%以上职工按照地平工资60%(最低标准)缴纳养老金;棚户区改造前80%的职工居住在板夹泥和简易棚户房中,户均居住面积不足40平方米,生活环境恶劣,消防隐患突出。
  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林区现有公路网密度仅为1.5米/公顷,绝大多数为上世纪70、80年代建成的低等级砂石路;12.8万职工居民饮水仍未达到国家安全标准;部分林业中心城镇污水和垃圾处理设施不足;电力、通讯基础设施落后,尚远远不能满足生态保护建设和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需要。
  此外,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各类职工超过30万的国有企业,内蒙古大兴安岭的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已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关口”。这些问题直接关乎改革能否“轻装上路”。
  记者采访得知,林区历经了多次国家林业政策调整和内部重大改革,积累了如金融债务庞大、企业“三供一业”(供热、供水、供电、物业)负担沉重、知青工养老保障层次低、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改制企业原料无法保障等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涉及面极广。
  内蒙古森工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赵宝军说,仅“三供一业”每年就要耗掉企业四五亿元,转型过程中,政企不分的情况必须改变。
  孕育,绿色产业生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四处开花。
  “60余年的采伐使人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木材就是资源,离开木材就没有了依托。这是因为他们的技能就是采伐、集中、装车、运输、造材这个流程,现在到改变的时候了。”巴树桓说。
  他表示,停伐后,现实情况将逼迫林区人转变思想,大量的新兴产业必将发展起来,如野生动植物的养殖、野生浆果的栽培、林下资源的深度开发等。同时,在森林抚育扩大造林面积的同时,林业部门还可以为社会承担营造生态产品的职能,包括湿地的恢复、大面积荒漠化的治理等。
  “停止采伐会有阵痛期,但从长远看,产业发展生态化是必走之路,林下资源才是真金。”图里河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独木撑天”的时代已经过去,近年来的改革探索经验证明,林区的特色产业、替代产业和接续产业能让职工群众端得起饭碗,端得住饭碗。
  “我们必须改变‘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传统思维,规模化发展大兴安岭的优质林下产品,增强经济发展后发优势。”李丛明表示,图里河林业局已开始着手混合所有制经济合作,开发蓝莓花青素项目,规模化发展食用菌培植基地和绿色有机食品加工基地,并开发优质旅游资源,力争从依靠资源生存到依靠生态发展,在强企富民中改变林区的落后面貌。
  “以野生蓝莓为例,1吨蓝莓经提取花青素、酿酒、制造色素、风味剂及浓缩果汁等流程后,可产生9万多元的经济效益,远远超过了木材的价格。”李丛明说。
  “停伐进入倒计时后,各林业局就已开始抱团取暖。”克一河林业局局长冉令军表示,目前,该局已与周边9个林业局合作,依托克一河的“诺敏山”有机食品商标,着力打造“中国最优质黑木耳”产业联盟。
  张学勤表示,停伐后,内蒙古大兴安岭将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并逐步扩大范围,争取用2至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的模式。通过2至3年的时间,开展“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
  同时,调整现有的生态资源组织管理机构,按照精干高效、责权利相统一的原则优化内部机构设置,减少管理层级,压缩辅助人员,充实一线管护队伍。创新资源管理业绩考核模式,建立成效与投入相挂钩的生态绩效激励机制。
  在森林经营环节引入市场化机制,在造林、植被恢复、森林抚育、种苗生产、生态修复工程中实施项目化、商品化管理,吸纳社会力量竞争参与生态保护建设,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我们不搞急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张学勤说,按照国家和内蒙古自治区的总体部署,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计划用5至10年的时间,率先基本建成完备的森林生态体系、完善的生态主导型经济体系、公平普惠的社会公共服务和保障体系。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采完最后一批木材后,根河林业局乌力库玛林场挂起了封山标识。 记者 邹俭朴/摄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4月伊始,我国最大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结束了长达63年的采伐历史。《经济参考报》记者近日深入林区采访发现,此次停伐将给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一次性带来2.5万个富余劳动力,20余万职工群众直面转型变革。此前由于受经济结构单一、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以及思想观念落后等因素影响,当地“独木撑天”的格局始终未得到根本转变。民生水平低下、基础设施落后、政企不分、历史遗留问题过多等矛盾,都亟待在短期内得到解决。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别了,伐木时代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插杆、发动、开锯,油锯的轰鸣声最后一次传入林海。不到两分钟的时间,系着红绸子的百年大树已轰然倒下。一个时代彻底结束了。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虽然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真到了停伐这天,伐木工王铁昌还是有些落寞。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今天的心情特别纠结,既有对这份工作的不舍,也有对未来生活的向往。”3月31日,在伐倒最后一棵松树前,已从事27年采伐工作的油锯手王铁昌一直沉默地站在树林旁,思绪万千。此时,那棵系着红绸子的兴安落叶松,宛若一个待嫁的新娘,静静地等着那个历史时刻的到来。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不远处,两个记者正在热烈地讨论该不该以伐树的方式来庆祝禁伐。“这棵树的倒下,标志着一个时代的开始,重要的是象征意义。”一位记者说。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47岁的王铁昌至今保持着一项全国林业生产纪录,在一个作业季里,他曾采伐过3万立方米的木材。27年采伐30万立方米木材的业绩也让他实现了家庭富足、衣食无忧的儿时梦想。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停伐后就等着单位安排吧,国家不会不管咱的。”虽然尚不知前路在何方,但王铁昌却与工友们有着同样的想法,“停伐后,大兴安岭青山绿水永续利用的目标真的就要实现了,这是历史的选择,也是几代务林人的心愿。”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其实再干下去,也要面临后继乏人的状况,看看现在的伐木工队伍,哪里能见到年轻人的影子。”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管护所职工刘连军说,林区的年轻一代陆续走出了大山,伐木工早晚都要断档,“早点转型总比啥也干不动时再转岗要强得多”。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枯竭,过量采伐遗患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大树都采枯竭了,现在最大的树以前在我们眼里都是‘小崽’。”图里河林业局经营林场伐木工侯春才告诉《经济参考报》记者。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侯春才说,最为辉煌时,20多棵大树就能将卡车装满,但到了上世纪90年代,以前“看不上”的树也基本都被运下山,发往全国各地。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实际上,自20世纪90年代起,随着木材的替代产业和替代物资陆续出现,其在国民经济中的战略地位就已不再那么重要。但前期的过量采伐,却让大兴安岭林业资源大幅受损,19家林业局辖区内的原始森林已消失殆尽,林区逐渐浮现“资源危机”和“经济危困”的“两危”局面。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与此同时,林业职工们发现,风大、雪少的情况开始在林区频频出现。1998年,长江、松花江流域发生的特大洪水灾害给仍在激进砍伐的中国林业敲响了警钟。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着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局长巴树桓说,大兴安岭是嫩江、黑龙江的主要源头,处于重要的生态顶端,与下游的生态安全密切相连。这里的生态一旦出了问题,对于东三省而言,将意味着难以挽回的生态灾难。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针对长期以来天然林资源过度消耗而引起的生态环境恶化的现实,政府决定开展“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该工程实施后,林区开始了以木材生产为主向以生态建设为主的转变。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看到大树越来越少,实际上大家也不想继续伐下去了,还是给子孙后代留点绿色吧!”刘连军说。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2013年,内蒙古大兴安岭每年的木材采伐量已从“天保工程”实施前的396万立方米减少到110万立方米,与以往一个林业局每年的采伐量相近。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第八次国家森林资源连续清查结果显示,“天保工程”实施13年间,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森林覆盖率提高8.57个百分点,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覆盖率由开发初期的54.6%提高到目前的77.44%。新增森林蓄积折算经济价值达1000多亿元,新增碳汇价值折合人民币190亿元。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天然林的生态功能是人工林或其他植被不可替代的。”巴树桓表示,即便森林覆盖率得到大幅提高,但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也是非常必要的举措,因为天然林是经过数千年甚至是上万年的逐步进化而自然演变的生命体系,它对生态环境的影响以及生态功能大大高于人工林。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是从全国生态文明建设大局出发作出的战略部署,是推进林业改革的重大决策,是顺应人民群众‘盼环保、求生态’新期盼的重大举措。”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自1952年开发建设以来,这片林海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如今,是让她休养生息的时候了。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着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艰难,停伐阵痛期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停伐后,首要是人员的安置问题,让采伐工人全部转型去做护林员显然不现实。”内蒙古森工集团副总经理、总经济师韩锡波说。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韩锡波告诉记者,停伐将给林区一次性带来2.5万个富余劳动力,9.6万个在职职工、5.8万个混岗人员以及数万林区群众需共度转型阵痛期。

“停产是国家硬性指标,为了子孙后代着想,林场职工都比较支持这样的决定。但后续的其他改革政策大家并不太了解。”阿里河林业局阿南林场党支部书记韩长君说,林场的职工都在翘首,希望能听到改革带来的利好消息。

《经济参考报》记者采访了解到,此前由于受经济结构单一、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以及思想观念落后等原因,内蒙古大兴安岭“独木撑天”的格局始终未得到根本转变。2014年,林区木材生产及其相关产业和“天保工程”投入占全部营业收入的80%以上。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纵向比虽发生了历史性巨变,但横向比在全国、全区经济社会发展中仍明显滞后。

民生水平低下、基础设施严重落后的现实,也是横在转型路上的两座大山。

相关数据显示,林区在岗职工年人均工资长期为内蒙古自治区及呼伦贝尔市地区平均工资的50%左右,80%以上职工按照地平工资60%缴纳养老金;棚户区改造前80%的职工居住在板夹泥和简易棚户房中,户均居住面积不足40平方米,生活环境恶劣,消防隐患突出。

在基础设施建设上,林区现有公路网密度仅为1.5米/公顷,绝大多数为上世纪70、80年代建成的低等级砂石路;12.8万职工居民饮水仍未达到国家安全标准;部分林业中心城镇污水和垃圾处理设施不足;电力、通讯基础设施落后,尚远远不能满足生态保护建设和经济社会转型发展的需要。

此外,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各类职工超过30万的国有企业,内蒙古大兴安岭的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已到了不得不解决的“关口”。这些问题直接关乎改革能否“轻装上路”。

记者采访得知,林区历经了多次国家林业政策调整和内部重大改革,积累了如金融债务庞大、企业“三供一业”负担沉重、知青工养老保障层次低、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改制企业原料无法保障等诸多历史遗留问题,涉及面极广。

内蒙古森工集团常务副总经理赵宝军说,仅“三供一业”每年就要耗掉企业四五亿元,转型过程中,政企不分的情况必须改变。

孕育,绿色产业生机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四处开花。

我国最大国有林区结束63年商业性采伐,咱心里有底儿。“60余年的采伐使人形成了一种思维定式——木材就是资源,离开木材就没有了依托。这是因为他们的技能就是采伐、集中、装车、运输、造材这个流程,现在到改变的时候了。”巴树桓说。

他表示,停伐后,现实情况将逼迫林区人转变思想,大量的新兴产业必将发展起来,如野生动植物的养殖、野生浆果的栽培、林下资源的深度开发等。同时,在森林抚育扩大造林面积的同时,林业部门还可以为社会承担营造生态产品的职能,包括湿地的恢复、大面积荒漠化的治理等。

“停止采伐会有阵痛期,但从长远看,产业发展生态化是必走之路,林下资源才是真金。”图里河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独木撑天”的时代已经过去,近年来的改革探索经验证明,林区的特色产业、替代产业和接续产业能让职工群众端得起饭碗,端得住饭碗。

“我们必须改变‘酒香不怕巷子深’的传统思维,规模化发展大兴安岭的优质林下产品,增强经济发展后发优势。”李丛明表示,图里河林业局已开始着手混合所有制经济合作,开发蓝莓花青素项目,规模化发展食用菌培植基地和绿色有机食品加工基地,并开发优质旅游资源,力争从依靠资源生存到依靠生态发展,在强企富民中改变林区的落后面貌。

“以野生蓝莓为例,1吨蓝莓经提取花青素、酿酒、制造色素、风味剂及浓缩果汁等流程后,可产生9万多元的经济效益,远远超过了木材的价格。”李丛明说。

“停伐进入倒计时后,各林业局就已开始抱团取暖。”克一河林业局局长冉令军表示,目前,该局已与周边9个林业局合作,依托克一河的“诺敏山”有机食品商标,着力打造“中国最优质黑木耳”产业联盟。

张学勤表示,停伐后,内蒙古大兴安岭将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并逐步扩大范围,争取用2至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的模式。通过2至3年的时间,开展“三供一业”分离移交工作。

同时,调整现有的生态资源组织管理机构,按照精干高效、责权利相统一的原则优化内部机构设置,减少管理层级,压缩辅助人员,充实一线管护队伍。创新资源管理业绩考核模式,建立成效与投入相挂钩的生态绩效激励机制。

在森林经营环节引入市场化机制,在造林、植被恢复、森林抚育、种苗生产、生态修复工程中实施项目化、商品化管理,吸纳社会力量竞争参与生态保护建设,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我们不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张学勤说,按照国家和内蒙古自治区的总体部署,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计划用5至10年的时间,率先基本建成完备的森林生态体系、完善的生态主导型经济体系、公平普惠的社会公共服务和保障体系。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林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我国最大国有林区结束63年商业性采伐,咱心里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