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愚公小传,在二郎山上

“赶路”在太行山上

卅载劬劳,写传奇于太行山;

  太行石头多,太行多故事。提起李保国,人们说,他的故事就像太行山的石头一样多。
  每年在山里“务农”超过200天,推广36项实用技术,累计增加农业产值超过35亿元,许多在贫瘠山沟里“刨食”的农民因他而一甩“穷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带动了全省板栗、苹果、核桃产业发展……
  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朴素的衣裳,长满茧子的双手——58岁的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像个地道农民。30多年来,他一头扎进太行山,引导10万群众脱贫奔小康,被誉为“太行新愚公”。
  扎根太行誓让荒山披绿装   1981年,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椅子还没坐热,上班仅十几天的他就响应学校号召扎进太行山,搞起山区开发研究。
  当时的太行山,水旱灾频繁,交通不便,三分之二的地区人均收入不足50元。李保国跟课题组的同事们选择了极度贫困的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
  前南峪村的山土层薄、不涵水,土壤瘠薄、有机质少,再加上干旱少雨,基本上年年种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为了摸清当地山区的“脾气秉性”,解决种树难题,李保国起早贪黑,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晚上挑灯夜读,分析数据,寻求破解之道。一个个难题在白天的翻山越岭中,在夜晚柴油灯的陪伴中不断得到解决。
  李保国提出的“聚集土壤,聚集径流”方法,让前南峪的山土厚了、水多了,树木栽植成活率从原来的10%一跃达到了90%。经过十几年的开发治理,前南峪的沟沟壑壑“洋槐头、果树腰”,变成了“太行山最绿的地方”之一。1996年,50年一遇的暴雨重创邢台西部山区,前南峪村却青葱依旧。乡亲们说,是李保国传授的治山方法救了前南峪。
  山上行得通,丘陵地区如何呢?李保国又将目光投到干旱的太行山丘陵地区。
  临城县凤凰岭,乱石丛生,草木皆无。村民们说,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种树,种了死,死了种,再种还是死。他们找到了李保国。通过采样发现,表层是乱石滩,下面是僵石层。“那是最硬的骨头了。”李保国说,僵石强碱性,乱石滩不存水,根本种不活树。
  “把僵石刨出来,换上土不就可以了吗?”在李保国指导下,绿岭公司在干旱丘陵岗地开辟了治理战场,机械化开沟整地、节水灌溉……
  如今,140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李保国荣获了全国绿化奖章、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动模范等称号,但用他的话说,最高兴的还是为太行山生态环境改善出了一份力。
  产业富民百姓走上致富路   生存问题解决后,李保国将目光转向发展:如何让村民富起来。
  李保国说:“仅能长树是不够的,还要找到适合山区特点的栽种技术,把财富带给山区百姓。”
  1996年,李保国跟随河北农大科技救灾团来到岗底村。大洪水刚刚冲毁了村里的250多亩耕地。看着时任村支书杨双牛难过的样子,李保国在一个烟盒上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杨双牛,说:“我可以帮你们富起来。”
  如约而行,李保国带着同在河北农大任教的妻子郭素萍搬到了岗底村住下来。白天,李保国一座山接一座山考察;中午啃一个馒头,喝壶凉白开;晚上,他又挑灯夜战,仔细整理考察数据。半个月下来,李保国为村子做出致富规划:一是人均2亩苹果,平均收入2万元;二是人均发展板栗5亩,平均收入5000元;三是人均2只小尾寒羊,平均收入3000元。
  蓝图画好了,但实施起来却并不顺利。李保国首先要对果树进行修剪,看着大把大把剪下来的树枝,村民们个个都心疼。接着又开始疏花疏果,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许多农民不干了:“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
  到了秋天,事实说话了:及时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长得又大又好;没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又小又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
  接着,李保国又推广苹果套袋技术,这项新技术当时在河北省尚无先例。“苹果不见光还能长?”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李保国拿出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秋天,套袋苹果又大又红,5两到6两的每个卖10元,8两以上的每个卖50元,最高的卖到了100元。而没套袋的苹果还是卖不上价钱。这下,群众服了。
  从套袋、去袋、转果,到摘叶、铺反光膜、施肥,李保国创立了128道苹果生产管理工序,并印成“明白纸”,让村民像工人生产标准件一样生产苹果。注册的“富岗苹果”多次获奖,并获得全国驰名商标。如今,“富岗苹果”连锁基地发展到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名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生产实践需要什么,科技工作者就应因地制宜钻研什么。”一直是李保国追求的目标。
  他为临城县的绿岭公司探索出了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使过去草都长不好的荒岗栽上了“摇钱树”。2002年,市场上的普通核桃每公斤不到4元,而李保国指导生产的薄皮核桃,一上市就卖出了每公斤30元的高价,而且供不应求。如今,以“绿岭”为品牌的薄皮核桃在临城已种植20万亩,核桃产业年产值超过20亿元。
  板栗在太行山种植历史悠久,但前南峪的板栗曾经因为管理滞后,产量很低。李保国用三年时间研究出“双枝更新修剪法”。采用新修剪技术的第二年,前南峪的板栗产值就翻了两番。和前南峪一样,邢台县、沙河市、内丘县,许多板栗集中产区的农民,都接受过李保国手把手的指导。
  30多年来,李保国示范推广36项标准化林业技术,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纯增收28.5亿元。许多世世代代在荒山上“刨食”的农民腰包鼓起来。
  科技培训果农成了技术员   深冬的太行山, 一场大雪刚刚飘过。
  在邢台县前南峪村,裹着厚棉衣的李保国像往常一样来到苹果园里,村民们急切地围上来。“李老师快给我们讲讲吧,冬季的苹果咋管理!”
  “‘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搓搓冻僵的手,一手持剪,一手拿锯,手起枝落,动作娴熟,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让围在他身旁的农民们纷纷点头。
  专程从邢台县宋家庄赶来听课的村民安炳玉说:“我听李老师讲课好多次了。我和亲戚可沾他的光了。”原来安炳玉有个亲戚在内丘县岗底村。有一年,下大雪,李保国打电话到岗底村,让人都上山,把树上的雪都摇下来,然后把村里能发烟的东西都运到山上,夜里12点开始熏烟,一亩地四到五堆。第二天,李保国不顾雪后路滑来到岗底村。
  花冻了85%,果农们垂头丧气,村干部杨和平说:“这下完了。”李保国一户一户看过后说:“问题不大,有10%的花就够用了。”马上召集人,布置到外地找花粉,人工授粉。那一年岗底苹果基本不减产,反而增收了。
  “作为一个林业专家,一定要了解农民,给他们实用、适用的知识。”李保国说,农民最讲究眼见为实,要让农民把技术落实到位,必须先做给他们看,再带着他们干。
  多年来,他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都成了“技术把式”。经他直接帮扶的村庄已达到三四十个,间接带动发展起来的村庄百余个。
  “全面建小康,短板难点在山区;扶贫攻坚,科学技术是杠杆。”年近花甲的李保国说,这辈子最过瘾的一件事,就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了专家,共同致富奔小康。
  他爱老百姓,百姓更爱他。
  有一次,李保国行至内丘县摩天岭村遇上交通堵塞,进退不得。他下车察看,被村民认了出来。听说他急着回保定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人群中有人喊道:“快把我家院墙推了,让李老师的车过去!”没容李保国阻拦,几个人一拥而上,硬是将路边一堵土坯墙围成的农家院扒开一个三米多宽的缺口,让车通过。
  那时的场景,李保国至今难忘。
  “常年奔走在山里,和果农们熟了,特别有感情。”李保国说,乡亲们家里做了好吃的,都会把我往家里拽。有时候,还真左右为难,一天得吃五六家的饭。不去,不好意思。每次都借着吃饭的功夫,再讲讲农技课,变成有针对性的农技辅导。
  30多年扎根深山,李保国的名字已经在山区群众口中变成了致富的代名词。很多人打电话找李保国,想让他去规划自己的果园、自己的山村,是因为这位出身农民家庭的林业专家早已成为山区群众的良师挚友。
  在李保国的手机通讯录里,记者还看到有很多奇怪的名字:岗底苹果、山腰板栗……“这些都是农民打来的电话,实在听不清他们姓名,就这么先记下来。”李保国说,电话里900多个号码,其中农民的至少占1/3。
  山乡巨变不忘太行新愚公   李保国的故事已走进千千万万山区村民的心里。在前南峪村,记者看到村里人把他的事迹刻成碑文,矗立在村口;在岗底村,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成果展示厅里,一共五个部分的展板,四个部分里有他的身影;在许许多多村民的家常用语中,说起他的名字已像身边的亲人一样亲切自然。
  李保国为百姓谋幸福的脚步从未停歇。他不满足于一亩山地效益不低于一亩良田的现状,“下一步,山地效益将是良田的1.4倍以上”。为此,他开发了干旱山区的高效循环利用技术,瞄准太行山区干旱阳坡充足的光热资源和自然阶梯优势,将平原区日光温室错季栽培技术转移到山区,使山地的土地利用率达到90%以上。
  荒山,一座座变绿;林果,一天天挂满枝头;笑颜,一天天绽放。30多年来,李保国,这位“太行赤子”为秃岭披绿、为荒岗生金,倾注了多少心血与艰辛,没有人知道,但他们用执著和坚毅,书写下一段“新愚公”的动人故事,巍巍太行一定会铭记。(助理记者  刘杨)

太行石头多,太行多故事。提起李保国,人们说,他的故事就像太行山的石头一样多。
每年在山里务农超过200天,推广36项实用技术,累计增加农业产值超过35亿元,许多在贫瘠山沟里刨食的农民因他而一甩穷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带动了全省板栗、苹果、核桃产业发展……
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朴素的衣裳,长满茧子的双手——58岁的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像个地道农民。30多年来,他一头扎进太行山,引导10万群众脱贫奔小康,被誉为太行新愚公。
扎根太行誓让荒山披绿装
1981年,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椅子还没坐热,上班仅十几天的他就响应学校号召扎进太行山,搞起山区开发研究。
当时的太行山,水旱灾频繁,交通不便,三分之二的地区人均收入不足50元。李保国跟课题组的同事们选择了极度贫困的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
前南峪村的山土层薄、不涵水,土壤瘠薄、有机质少,再加上干旱少雨,基本上年年种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为了摸清当地山区的脾气秉性,解决种树难题,李保国起早贪黑,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晚上挑灯夜读,分析数据,寻求破解之道。一个个难题在白天的翻山越岭中,在夜晚柴油灯的陪伴中不断得到解决。
李保国提出的聚集土壤,聚集径流方法,让前南峪的山土厚了、水多了,树木栽植成活率从原来的10%一跃达到了90%。经过十几年的开发治理,前南峪的沟沟壑壑洋槐头、果树腰,变成了太行山最绿的地方之一。1996年,50年一遇的暴雨重创邢台西部山区,前南峪村却青葱依旧。乡亲们说,是李保国传授的治山方法救了前南峪。
山上行得通,丘陵地区如何呢?李保国又将目光投到干旱的太行山丘陵地区。
临城县凤凰岭,乱石丛生,草木皆无。村民们说,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种树,种了死,死了种,再种还是死。他们找到了李保国。通过采样发现,表层是乱石滩,下面是僵石层。那是最硬的骨头了。李保国说,僵石强碱性,乱石滩不存水,根本种不活树。
把僵石刨出来,换上土不就可以了吗?在李保国指导下,绿岭公司在干旱丘陵岗地开辟了治理战场,机械化开沟整地、节水灌溉……
如今,140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李保国荣获了全国绿化奖章、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动模范等称号,但用他的话说,最高兴的还是为太行山生态环境改善出了一份力。
产业富民百姓走上致富路
生存问题解决后,李保国将目光转向发展:如何让村民富起来。
李保国说:仅能长树是不够的,还要找到适合山区特点的栽种技术,把财富带给山区百姓。
1996年,李保国跟随河北农大科技救灾团来到岗底村。大洪水刚刚冲毁了村里的250多亩耕地。看着时任村支书杨双牛难过的样子,李保国在一个烟盒上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杨双牛,说:我可以帮你们富起来。
如约而行,李保国带着同在河北农大任教的妻子郭素萍搬到了岗底村住下来。白天,李保国一座山接一座山考察;中午啃一个馒头,喝壶凉白开;晚上,他又挑灯夜战,仔细整理考察数据。半个月下来,李保国为村子做出致富规划:一是人均2亩苹果,平均收入2万元;二是人均发展板栗5亩,平均收入5000元;三是人均2只小尾寒羊,平均收入3000元。
蓝图画好了,但实施起来却并不顺利。李保国首先要对果树进行修剪,看着大把大把剪下来的树枝,村民们个个都心疼。接着又开始疏花疏果,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许多农民不干了: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
到了秋天,事实说话了:及时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长得又大又好;没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又小又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
接着,李保国又推广苹果套袋技术,这项新技术当时在河北省尚无先例。苹果不见光还能长?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李保国拿出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秋天,套袋苹果又大又红,5两到6两的每个卖10元,8两以上的每个卖50元,最高的卖到了100元。而没套袋的苹果还是卖不上价钱。这下,群众服了。
从套袋、去袋、转果,到摘叶、铺反光膜、施肥,李保国创立了128道苹果生产管理工序,并印成明白纸,让村民像工人生产标准件一样生产苹果。注册的富岗苹果多次获奖,并获得全国驰名商标。如今,富岗苹果连锁基地发展到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名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生产实践需要什么,科技工作者就应因地制宜钻研什么。一直是李保国追求的目标。
他为临城县的绿岭公司探索出了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使过去草都长不好的荒岗栽上了摇钱树。2002年,市场上的普通核桃每公斤不到4元,而李保国指导生产的薄皮核桃,一上市就卖出了每公斤30元的高价,而且供不应求。如今,以绿岭为品牌的薄皮核桃在临城已种植20万亩,核桃产业年产值超过20亿元。
板栗在太行山种植历史悠久,但前南峪的板栗曾经因为管理滞后,产量很低。李保国用三年时间研究出双枝更新修剪法。采用新修剪技术的第二年,前南峪的板栗产值就翻了两番。和前南峪一样,邢台县、沙河市、内丘县,许多板栗集中产区的农民,都接受过李保国手把手的指导。
30多年来,李保国示范推广36项标准化林业技术,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纯增收28.5亿元。许多世世代代在荒山上刨食的农民腰包鼓起来。
科技培训果农成了技术员
深冬的太行山, 一场大雪刚刚飘过。
在邢台县前南峪村,裹着厚棉衣的李保国像往常一样来到苹果园里,村民们急切地围上来。李老师快给我们讲讲吧,冬季的苹果咋管理!
‘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搓搓冻僵的手,一手持剪,一手拿锯,手起枝落,动作娴熟,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让围在他身旁的农民们纷纷点头。
专程从邢台县宋家庄赶来听课的村民安炳玉说:我听李老师讲课好多次了。我和亲戚可沾他的光了。原来安炳玉有个亲戚在内丘县岗底村。有一年,下大雪,李保国打电话到岗底村,让人都上山,把树上的雪都摇下来,然后把村里能发烟的东西都运到山上,夜里12点开始熏烟,一亩地四到五堆。第二天,李保国不顾雪后路滑来到岗底村。
花冻了85%,果农们垂头丧气,村干部杨和平说:这下完了。李保国一户一户看过后说:问题不大,有10%的花就够用了。马上召集人,布置到外地找花粉,人工授粉。那一年岗底苹果基本不减产,反而增收了。
作为一个林业专家,一定要了解农民,给他们实用、适用的知识。李保国说,农民最讲究眼见为实,要让农民把技术落实到位,必须先做给他们看,再带着他们干。
多年来,他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都成了技术把式。经他直接帮扶的村庄已达到三四十个,间接带动发展起来的村庄百余个。
全面建小康,短板难点在山区;扶贫攻坚,科学技术是杠杆。年近花甲的李保国说,这辈子最过瘾的一件事,就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了专家,共同致富奔小康。
他爱老百姓,百姓更爱他。
有一次,李保国行至内丘县摩天岭村遇上交通堵塞,进退不得。他下车察看,被村民认了出来。听说他急着回保定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人群中有人喊道:快把我家院墙推了,让李老师的车过去!没容李保国阻拦,几个人一拥而上,硬是将路边一堵土坯墙围成的农家院扒开一个三米多宽的缺口,让车通过。
那时的场景,李保国至今难忘。
常年奔走在山里,和果农们熟了,特别有感情。李保国说,乡亲们家里做了好吃的,都会把我往家里拽。有时候,还真左右为难,一天得吃五六家的饭。不去,不好意思。每次都借着吃饭的功夫,再讲讲农技课,变成有针对性的农技辅导。
30多年扎根深山,李保国的名字已经在山区群众口中变成了致富的代名词。很多人打电话找李保国,想让他去规划自己的果园、自己的山村,是因为这位出身农民家庭的林业专家早已成为山区群众的良师挚友。
在李保国的手机通讯录里,记者还看到有很多奇怪的名字:岗底苹果、山腰板栗……这些都是农民打来的电话,实在听不清他们姓名,就这么先记下来。李保国说,电话里900多个号码,其中农民的至少占1/3。
山乡巨变不忘太行新愚公
李保国的故事已走进千千万万山区村民的心里。在前南峪村,记者看到村里人把他的事迹刻成碑文,矗立在村口;在岗底村,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成果展示厅里,一共五个部分的展板,四个部分里有他的身影;在许许多多村民的家常用语中,说起他的名字已像身边的亲人一样亲切自然。
李保国为百姓谋幸福的脚步从未停歇。他不满足于一亩山地效益不低于一亩良田的现状,下一步,山地效益将是良田的1.4倍以上。为此,他开发了干旱山区的高效循环利用技术,瞄准太行山区干旱阳坡充足的光热资源和自然阶梯优势,将平原区日光温室错季栽培技术转移到山区,使山地的土地利用率达到90%以上。
荒山,一座座变绿;林果,一天天挂满枝头;笑颜,一天天绽放。30多年来,李保国,这位太行赤子为秃岭披绿、为荒岗生金,倾注了多少心血与艰辛,没有人知道,但他们用执著和坚毅,书写下一段新愚公的动人故事,巍巍太行一定会铭记。(助理记者 刘杨)

追寻新时期共产党人的楷模李保国的生命足迹

  在路上,是他的生命状态。
  整整35年,他的行走足迹始终印在太行山、绕着太行山、贴着太行山。匆匆赶路的身影,定格于莽莽太行、留在了太行百姓心中。
  他叫李保国,共产党员,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1981年3月,23岁的李保国刚刚大学毕业留校,就随河北农业大学课题攻关组来到邢台太行山区,再也没有离开。
  35年间,在“愚公移山”寓言传说地,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整地、种树。靠着科学和实干,让荒山石地变成良田,让太行果木成林、四季苍翠,让世代贫困的山区人民走向富裕。
  太行山,是李保国行走的出发地和终点。这是他的自觉——从他来到太行的那天起,就为自己画好了人生的行走线路;在长期与太行百姓的甘苦与共中,坚定了自己的生命轨迹。
  深刻的缘分起于心、成于爱——他始终铭记,自己是一名共产党员!
  带“初心”上路:哪里最穷最苦,哪里是家   八百里太行,巍峨神圣。
  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是李保国在太行山区的第一个家。抗战进入最艰苦的相持阶段,中国人民抗日军政大学敌后总部曾驻此两年零两个月,这里的每一户百姓家几乎都住过抗大学员。为粉碎日寇残酷的“拉网大扫荡”,当地百姓与抗大学员一起,写下了同仇敌忾、可歌可泣的悲壮故事。
  然而,由于自然条件恶劣,几十年过去,太行山区人民依然贫困。河北农业大学课题组来到前南峪,就是为了考察建立产学研基地,以研究解决那里土壤瘠薄、干旱缺水、“十年九旱不保收”“年年造林不见林”的重大难题。
  “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得农民受苦……太行人民为中国革命作出了巨大贡献,作为一名党员,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人民脱贫致富做实事。”
  在太行这片贫穷而光荣的土地上,李保国立下“初心”,开始奋斗。
  后来,李保国妻子郭素萍作为课题组成员带着两岁的儿子也来到前南峪,岳母跟着进山照看孩子。一家4口挤在山上一间低矮阴暗的平板石头房里,一住多年,直到孩子上学。
新愚公小传,在二郎山上。  多年艰苦的观测、爆破、实验,李保国主持的太行山石质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术、“太行山高效益绿化配套技术研究”相继获得成功,核桃、苹果、板栗等经济林成活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前南峪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百姓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我得去别的地方,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往哪儿钻,哪儿穷往哪儿跑。”李保国这样对前南峪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说。
  像当年抗大学员告别乡亲奔向新战场一样,他挥别了奋战十多年的前南峪,赶往下一站。
  1996年8月,一场特大暴雨把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冲了个精光,他把家搬到了岗底。后来,把将要高考的儿子转到内丘县中学就读。在岗底,他培育出了被评为“中华名果”、北京“奥运专供果品”的富岗苹果。而今,岗底村年人均收入3.1万元,成为太行山区闻名的“首富村”“小康村”,彻底摘掉了贫困帽子。李保国成了岗底村民心中的“科技财神”“荣誉村民”。
新愚公小传,在二郎山上。  20年后,岗底人还记得,这位大教授当年几经转车、自带被窝卷来到了村里,住的是山上的石板房。特困户杨群小更不会忘记,李保国对他说:“你以后的幸福我包了!”
  在太行山区,李保国不像个教授,更像个流动工,在前南峪、岗底等地做“长工”,又在各地打“短工”;哪里需要,就去哪里,住在哪里。常常是带瓶水、揣几个馒头就上山、进园了。年均200多天在外、4万公里的行车里程,记录了他无以为家、旅途为家、大山为家的生活轨迹。他的微信名,就叫“老山人”。
  今年春节前,“老山人”回到了“第二故乡”岗底村,村民们很是开心,在村里的联欢会上,非得让他唱首歌。从来不会唱歌的李保国无法推脱,为乡亲们学唱了一首《流浪歌》:“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唱歌前,李保国说了几句话,好些乡亲听后掉泪:
  “这么多年,我觉得自己一直在‘流浪’,在太行山上‘流浪’,我‘流浪’是为了更多的人不流浪。我希望大家学到技术后,开发好家乡,不要再去外面流浪……”
  让梦想“落地”:把最美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山区从事农业科研极为艰辛。
  在前南峪研究爆破整地方法聚土截流,李保国冒着生命危险亲手制作土炸药,一次次亲自点炮、炸石;
  在临城凤凰岭,为掌握核桃开花授粉的第一手资料,他在核桃林里从早到晚盯上一个月;
  ……
  “老百姓脱贫需要什么就研究什么。”李保国的科研攻关目标始终明确。“山山岭岭都绿起来,父老乡亲都富起来,我的事业才算成功!”带着这个最大梦想和自我期许,李保国执着于脚下这片土地,志在“把最美的论文写在太行山上”。
  30多年来,李保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示范推广了36项标准化实用技术,示范推广面积1080万亩,应用面积1826万亩,增加农业产值35.3亿元,纯增收28.5亿元,10万山区人民脱贫致富……
  近年,他又根据太行山气候特征,把苹果树形由纺锤形改成垂帘形,更加通风透光,果形更正、着色均匀;针对青壮年进城打工、年老体弱者留村耕种的现状,又推出了一次性整地、架黑光灯诱杀害虫等新技术,省工又省力……他用不断的创新,把最好、最实用的新技术带给老百姓。
  在太行山,李保国不仅是学者,更是创业者。谁能为老百姓做事他就为谁打工,谁能带动一方百姓他就跟谁合作。
  他在前南峪搞完爆破整地又搞经济林,一干多年,就冲着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是全国劳模、为民办事的实干家。岗底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上世纪80年代就率领村民引种红富士苹果,有远见,有魄力,李保国二话不说把家搬到了岗底。临城“绿岭”集团开发薄皮核桃产业,可催生大批农民专业合作社,直接带动数万户农民受益,他带着团队开进了荒滩共同创业;红树莓对李保国来说十分陌生,但它当年可挂果,两三年就可丰产,每亩产值可达万元,可让太行人民快速脱贫,李保国开始了新的攻关……多年来,他先后完成了几十家山区开发样板。
  推动农民向知识型、技术型、职业化转变,以“扶智”提升山区“造血”功能、彻底拔去“穷根”,是李保国坚持了几十年的课题。
  这位穿得比农民还农民、脸膛比农民还黑的教授一次次爬上树梢,向果农演示剪枝疏果、枝接芽接……晚上也不闲着,经常在村委会、在村小学教室,用最通俗易懂的语言给果农作技术培训。每次讲课,他首先在黑板上写上自己的手机号码。
  “就怕你们不找我呢,我24小时开机,我不烦。”他的手机里,存着四五百个农民的电话号码。30多年,他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果农、技术人员9万多人次。
  2006年下半年,李保国去位于长野的日本信州大学作访问学者,那里是富士苹果发源地,拥有一流的果树管理技术,他赶紧让人给岗底村技术员杨双奎办理签证到日本学习,所有费用他给掏。
  2010年,岗底191名村民通过考试获得果树工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持证下田”的村庄。这些村民开始走出太行山,当起了老师,在省内外传授果树栽培经验……
  “把自己变农民,把农民变自己”——这是李保国感到自己做得最满意的一篇“论文”。
  “我们村民和李保国一家什么关系?比家里人还亲!我从不叫他李教授,都叫保国,这样才亲切。”前南峪老支书郭成志是太行山区与李保国结缘时间最长的人,谈及李保国,发出感慨。
  携“本色”远行:精神穿越时空   35年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巨变。行走风景,不复往昔。
  在高校科研与市场经济结合日益密切、大学教授与“老板”“公司”日渐关联之时,李保国行走如常、心无旁骛,穿行于纷繁嘈杂,不改“农民教授”本色。
  “说是李老师来了,还没见着,人就上山了,跑得可快呢,谁都撵不上。穿个运动鞋,穿着大口袋衣服,里头揣着钢锯和剪刀。”“园子谁家的,多少棵树,新树老树多少,家里几口人,他都说得出来,比谁都清楚。”……太行百姓眼里的李保国永远如此。
  “乡亲们,要是治理失败,我把工资抵押这里”“兄弟,赶紧雇人疏果吧,工钱我来出”“要是套袋减了产,赔了是我的,赚了是大家的”……一次次,为推广新技术,他用自己身家作承诺、做“抵押”。就这样,同样的地,种活了树;同样的树,结出金果;就这样,农民听他的、信科学。
  30多年来,他为农民提供培训服务从来都是无偿、免费,不收分文,甚至自己垫钱;他培育出多个著名果品,帮助农民和企业育出了大片苗木,自己和家庭没有挣过一分苗木钱;他把自己发明的山地节水灌溉系统专利,无偿送给一家农业灌溉企业,让他们推广出去,服务于民……
  “通过我的技术,早一年进入盛果期,一亩地可以增收4000斤苹果,按一斤苹果卖两元算,一亩地就能增收8000元,多值啊!”这是李保国心里的“账本本”。
  作为知名经济林专家,多年来,很多企业找李保国合作。他始终严守“约法三章”:业务可做主;钱一分不收;不做一把手。前提是:成果可复制、可推广、可产业化,能带动农民致富。他所扶持、培育的几十家山区开发样板企业创造了可观经济效益,自己没有分过一份股份、拿过一分红利。
  “不为钱来,农民才信你。不为利往,乡亲们才听你的。”李保国说。
  30多年过去,时已逝,路已远,心依然。
  李保国是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担负为本科、硕士、博士生上课的繁重教学任务。
  “李老师备课特别认真,课件时时更新,一有新的研究成果,立即带入课堂。”学生王磊说。
  李保国对学生以严格著称:每个新招研究生一入学都会接到他开出的3年学习任务清单,每项都有详细要求和明确完成时间表;作实验记录时,要求必须用铅笔,为了更久保存;对论文要求特别严谨,一个标点都不放过……
  本着“生产为科研出题,科研为生产解难”理念,李保国把讲台搬到了田间地头。他的硕士、博士生的专业学习、实习报告、毕业论文,都在田野乡间、太行山上完成,没有一人延期毕业;自设立国家奖学金以来,他的所有研究生都获得过国家奖学金,毕业时用人单位都抢着要。
  严格的教学之外,是一个个感人细节——
  贫困学生交不起学费,他把刚领的工资全掏了出来;
  见到毕业多年的学生,他劝人家买房照顾父母,方便孩子上学,“钱不够我和郭老师给你凑”;
  学生夜里一点多给他发去论文,他凌晨四点修改好传回;
  他课件公开,研究成果公开,邮箱公开,密码公开,谁都能进,人人共享;
  报成果,他把助理、学生往前推:“我什么都不要了,以后我就给你们打工……”
  “我们都是当面叫他老师,背后叫老头儿。他就是我们的亲人、我们的父亲,我们都是他的孩子。”“李老师不仅是知识的传授者,更是我们人生的引路人。”这是李保国学生心中共同的回忆与财富。
  心依然,身已损——几十年过去,李保国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山人”,长年奔波劳累,透支了他的身体,他患了严重的糖尿病、严重疲劳性心脏病,几度突发心梗。他的行走步履越来越沉重。
  “回到家里,他连爬楼的力气都没有了,每晚自己给自己打胰岛素。”郭素萍说,“他知道自己的身体状况,他是怕时间不够,怕少帮了一个扶贫点,辜负一群人的希望。”
  在医生、亲人劝说治疗休养无效之下,郭素萍所能做的,是尽可能陪李保国一起跑。
  “路上,我给他接接电话,困了累了给他兑个咖啡,在盖子里调一调让他浆糊糊地喝了。实在不行了,强迫他在服务区休息十五分钟……”
  今年2月7日,农历腊月二十九,李保国夫妇从山里急匆匆赶回保定过年。上街买年货时,发现商店全关门了,恍然想起这个年是小年,没有年三十呢,只有跑到亲家家里吃除夕饭。
  这是李保国的最后一个春节。
  为人民服务:赤子情怀铸就永恒丰碑   4月10日,华北大地迎来新的一天。
  大清早,李保国的手机照例又响了,太行山区老乡打来的。手机的主人无法接听、断无回音了。35年日夜奔波、辛勤劳作的行者,在太行山上永远消失。
  4月12日,成千上万的群众从太行山区、从河北各地赶到保定,送李保国最后一程。他们不想告别,而是唤他回家!
  ……
  不久前,记者来到太行,寻找李保国的足迹,寻找“老山人”的身影,寻找这位共产党人的英魂。
  “太行最绿”的前南峪早已成为国家级4A景区,岗底村建成了极具特色的“农业观光示范园”,临城绿岭已是全国最大优质薄皮核桃生产基地,南和贾宋镇成为全国最大红树莓种苗组培中心……李保国驻留过、指导过的任何一个地方,无不绿浪如海、果实累累、生机盎然。
  这一幕幕,让人震撼于奇迹的创造,更感动、怀念创造奇迹的人。
  前南峪,是李保国结缘太行的第一站。“黄河之滨集合着一群中华民族优秀的子孙,人类解放救国的责任全靠我们自己来担承……”走进前南峪,70年前激情豪迈的抗大校歌回响耳畔。
  在荒凉贫困的前南峪,李保国萌生了“科学报国”的“初心”与种子;沸腾先辈热血、承载世代百姓希望的太行山区,唤起了李保国作为一名共产党员、一名科技工作者的责任与使命——
  “如果说六十多年前我们党的那场‘赶考’是为了保卫好新政权、建设好新政权,让人民群众过上安稳生活。今天,作为一名高校科研人员,我的‘赶考’就是要结合实际,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李保国这样说。
  他的“赶考”从太行山开始,以35年永不止息、默默无声的“赶路”践行。无论走多久,他没有离开太行、离开乡亲;无论走多远,他心在太行、情牵太行;无论走多累,他倚着太行、枕着太行;无论事业多么辉煌,他忠诚太行、回报太行……他用毕生所能,实现着一个中国当代知识分子的报国之志,忠实履行一个共产党员的最高宗旨和神圣使命——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李保国生前获得过许多荣誉,但他最看重的是“优秀共产党员”这个称号。“共产党员先锋岗”的标牌,端放在他办公室最显眼的地方。
  35年前,李保国第一次来到太行,是春天。35年后离开,也在春天。他与太行的春天结缘,与太行人民的希望牵手。
  岗底村民王群书告诉记者,今年的苹果长得特别好,又是一个丰收年,“我们村种苹果只上复合肥和有机肥,李老师说过,我帮你们致富,你们要让消费者健康。可不能辜负了他!”这是村民们对李保国最朴素的感念。
  让岗底村干部群众感到欣慰的是,李保国的一部分骨灰,将安葬于“第二故乡”岗底村后山上。他将永远和乡亲们一起,守望太行,守望丰收,守望幸福。
  “乐以扶农,与之同甘苦。勤而敬业,凭其铸精神。心系民者,民亦爱之。连天绿海,永纪芬芳。”岗底百姓为李保国写下碑文。
  这饱含人民群众对一位党的科技工作者崇敬、感激、缅怀的碑文将镌刻于石碑,立于太行山上,激励每一个共产党人为人民幸福、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梦想继续“赶路”、奋力前行。(新华社记者 廖翊 王洪峰 王昆)

一心奉献,尽忠诚于中国梦。

李保国坚持三十五年扎根太行山,以山一样的坚韧,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心只为富百姓,被乡亲们誉为“太行山上新愚公”。

1981年3月,23岁的李保国刚刚大学毕业留校,就随河北农业大学课题攻关组来到邢台太行山区,再也没有离开。35年间,在“愚公移山”寓言传说地,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整地、种树。靠着科学和实干,让荒山石地变成良田,让太行果木成林、四季苍翠,让世代贫困的山区人民走向富裕。

太行山,是李保国行走的出发地和终点。

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是李保国在太行山区的第一个家。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土壤瘠薄、干旱缺水、“十年九旱不保收”“年年造林不见林”。

“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得农民受苦……作为一名党员,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人民脱贫致富做实事。”在太行这片贫穷而光荣的土地上,李保国立下“初心”,开始奋斗。

后来,李保国妻子郭素萍带着两岁的儿子也来到前南峪,岳母跟着进山照看孩子。一家4口挤在山上一间低矮阴暗的平板石头房里,一住多年,直到孩子上学。

多年艰苦的观测、爆破和实验,李保国主持的太行山石质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术、“太行山高效益绿化配套技术研究”相继获得成功,核桃、苹果和板栗等经济林成活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前南峪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百姓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我得去别的地方,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往哪儿钻,哪儿穷往哪儿跑。”李保国这样对前南峪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说。

李保国挥别了奋战十多年的前南峪,赶往下一站。

1996年8月,一场特大暴雨把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冲了个精光,他把家搬到了岗底。后来,把将要高考的儿子转到内丘县中学就读。在岗底,他培育出了被评为“中华名果”、北京“奥运专供果品”的富岗苹果。而今,岗底村成为太行山区闻名的“首富村”“小康村”,彻底摘掉了贫困帽子。李保国成了岗底村民心中的“科技财神”“荣誉村民”。

9778818威尼斯官网,后来,李保国又去了临城凤凰岭,为掌握核桃开花授粉的第一手资料,他在核桃林里从早到晚盯上一个月。

“就怕你们不找我呢,我24小时开机,我不烦。”他的手机里,存着四五百个农民的电话号码。30多年,他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果农、技术人员9万多人次。

2006年下半年,李保国去位于长野的日本信州大学作访问学者,那里是富士苹果发源地,拥有一流的果树管理技术,他赶紧让人给岗底村技术员杨双奎办理签证到日本学习,所有费用他给掏。

2010年,岗底191名村民通过考试获得果树工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持证下田”的村庄。这些村民开始走出太行山,当起了老师,在省内外传授果树栽培经验……

“把自己变农民,把农民变自己”——这是李保国感到自己做得最满意的一篇“论文”。

35年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巨变。行走风景,不复往昔。

在高校科研与市场经济结合日益密切、大学教授与“老板”“公司”日渐关联之时,李保国行走如常、心无旁骛,穿行于纷繁嘈杂,不改“农民教授”本色。

“说是李老师来了,还没见着,人就上山了,跑得可快呢,谁都撵不上。穿个运动鞋,穿着大口袋衣服,里头揣着钢锯和剪刀。”……太行百姓眼里的李保国永远如此。

“乡亲们,要是治理失败,我把工资抵押这里”这是李保国用自己身家作承诺、做“抵押”。

李保国课件公开,研究成果公开,邮箱公开,密码公开,谁都能进,人人共享。

报成果,他把助理、学生往前推:“我什么都不要了,以后我就给你们打工……”

几十年过去,李保国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山人”,长年奔波劳累,透支了他的身体,他患了严重的糖尿病、严重疲劳性心脏病,几度突发心梗。他的行走步履越来越沉重。

2016年4月10日,华北大地迎来新的一天。

大清早,李保国的手机照例又响了,太行山区老乡打来的。手机的主人无法接听、断无回音了。35年日夜奔波、辛勤劳作的行者,在太行山上永远消失。

4月12日,成千上万的群众从太行山区、从河北各地赶到保定,送李保国最后一程。他们不想告别,而是唤他回家....。.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林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新愚公小传,在二郎山上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