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嵛山里的现世新愚公,时代先锋

  太行石头多,太行多故事。提起李保国,人们说,他的故事就像太行山的石头一样多。
  每年在山里“务农”超过200天,推广36项实用技术,累计增加农业产值超过35亿元,许多在贫瘠山沟里“刨食”的农民因他而一甩“穷帽”;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带动了全省板栗、苹果、核桃产业发展……
  稀疏的头发,黝黑的皮肤,朴素的衣裳,长满茧子的双手——58岁的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李保国,像个地道农民。30多年来,他一头扎进太行山,引导10万群众脱贫奔小康,被誉为“太行新愚公”。
  扎根太行誓让荒山披绿装   1981年,李保国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椅子还没坐热,上班仅十几天的他就响应学校号召扎进太行山,搞起山区开发研究。
  当时的太行山,水旱灾频繁,交通不便,三分之二的地区人均收入不足50元。李保国跟课题组的同事们选择了极度贫困的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跟石头山“较起了劲儿”。
  前南峪村的山土层薄、不涵水,土壤瘠薄、有机质少,再加上干旱少雨,基本上年年种树不见树,年年造林不见林。为了摸清当地山区的“脾气秉性”,解决种树难题,李保国起早贪黑,跑遍了山上的沟沟坎坎,晚上挑灯夜读,分析数据,寻求破解之道。一个个难题在白天的翻山越岭中,在夜晚柴油灯的陪伴中不断得到解决。
  李保国提出的“聚集土壤,聚集径流”方法,让前南峪的山土厚了、水多了,树木栽植成活率从原来的10%一跃达到了90%。经过十几年的开发治理,前南峪的沟沟壑壑“洋槐头、果树腰”,变成了“太行山最绿的地方”之一。1996年,50年一遇的暴雨重创邢台西部山区,前南峪村却青葱依旧。乡亲们说,是李保国传授的治山方法救了前南峪。
  山上行得通,丘陵地区如何呢?李保国又将目光投到干旱的太行山丘陵地区。
  临城县凤凰岭,乱石丛生,草木皆无。村民们说,从上世纪50年代就开始种树,种了死,死了种,再种还是死。他们找到了李保国。通过采样发现,表层是乱石滩,下面是僵石层。“那是最硬的骨头了。”李保国说,僵石强碱性,乱石滩不存水,根本种不活树。
  “把僵石刨出来,换上土不就可以了吗?”在李保国指导下,绿岭公司在干旱丘陵岗地开辟了治理战场,机械化开沟整地、节水灌溉……
  如今,140万亩荒山披上了绿装。李保国荣获了全国绿化奖章、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河北省特等劳动模范等称号,但用他的话说,最高兴的还是为太行山生态环境改善出了一份力。
  产业富民百姓走上致富路   生存问题解决后,李保国将目光转向发展:如何让村民富起来。
  李保国说:“仅能长树是不够的,还要找到适合山区特点的栽种技术,把财富带给山区百姓。”
  1996年,李保国跟随河北农大科技救灾团来到岗底村。大洪水刚刚冲毁了村里的250多亩耕地。看着时任村支书杨双牛难过的样子,李保国在一个烟盒上写了个电话号码,递给杨双牛,说:“我可以帮你们富起来。”
  如约而行,李保国带着同在河北农大任教的妻子郭素萍搬到了岗底村住下来。白天,李保国一座山接一座山考察;中午啃一个馒头,喝壶凉白开;晚上,他又挑灯夜战,仔细整理考察数据。半个月下来,李保国为村子做出致富规划:一是人均2亩苹果,平均收入2万元;二是人均发展板栗5亩,平均收入5000元;三是人均2只小尾寒羊,平均收入3000元。
  蓝图画好了,但实施起来却并不顺利。李保国首先要对果树进行修剪,看着大把大把剪下来的树枝,村民们个个都心疼。接着又开始疏花疏果,看着满地落下的小苹果,许多农民不干了:“果子没有长大就给扔了,怎么丰产?到时候他一拍屁股走了,我们找谁说理去?”
  到了秋天,事实说话了:及时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长得又大又好;没有修剪并疏花疏果的苹果又小又不好看,卖不上好价钱。
  接着,李保国又推广苹果套袋技术,这项新技术当时在河北省尚无先例。“苹果不见光还能长?”面对群众的不理解,李保国拿出5万多元科研经费买来纸袋,手把手教村民套袋。秋天,套袋苹果又大又红,5两到6两的每个卖10元,8两以上的每个卖50元,最高的卖到了100元。而没套袋的苹果还是卖不上价钱。这下,群众服了。
  从套袋、去袋、转果,到摘叶、铺反光膜、施肥,李保国创立了128道苹果生产管理工序,并印成“明白纸”,让村民像工人生产标准件一样生产苹果。注册的“富岗苹果”多次获奖,并获得全国驰名商标。如今,“富岗苹果”连锁基地发展到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名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生产实践需要什么,科技工作者就应因地制宜钻研什么。”一直是李保国追求的目标。
  他为临城县的绿岭公司探索出了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使过去草都长不好的荒岗栽上了“摇钱树”。2002年,市场上的普通核桃每公斤不到4元,而李保国指导生产的薄皮核桃,一上市就卖出了每公斤30元的高价,而且供不应求。如今,以“绿岭”为品牌的薄皮核桃在临城已种植20万亩,核桃产业年产值超过20亿元。
  板栗在太行山种植历史悠久,但前南峪的板栗曾经因为管理滞后,产量很低。李保国用三年时间研究出“双枝更新修剪法”。采用新修剪技术的第二年,前南峪的板栗产值就翻了两番。和前南峪一样,邢台县、沙河市、内丘县,许多板栗集中产区的农民,都接受过李保国手把手的指导。
  30多年来,李保国示范推广36项标准化林业技术,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纯增收28.5亿元。许多世世代代在荒山上“刨食”的农民腰包鼓起来。
  科技培训果农成了技术员   深冬的太行山, 一场大雪刚刚飘过。
  在邢台县前南峪村,裹着厚棉衣的李保国像往常一样来到苹果园里,村民们急切地围上来。“李老师快给我们讲讲吧,冬季的苹果咋管理!”
  “‘去掉直立条,不留扇子面’。像这棵树,凡是往上长、往起抬的枝,超过40厘米一概不要。现在不舍得剪,以后就会长成大锅盖,影响采光……”李保国搓搓冻僵的手,一手持剪,一手拿锯,手起枝落,动作娴熟,通俗易懂的大白话,让围在他身旁的农民们纷纷点头。
  专程从邢台县宋家庄赶来听课的村民安炳玉说:“我听李老师讲课好多次了。我和亲戚可沾他的光了。”原来安炳玉有个亲戚在内丘县岗底村。有一年,下大雪,李保国打电话到岗底村,让人都上山,把树上的雪都摇下来,然后把村里能发烟的东西都运到山上,夜里12点开始熏烟,一亩地四到五堆。第二天,李保国不顾雪后路滑来到岗底村。
  花冻了85%,果农们垂头丧气,村干部杨和平说:“这下完了。”李保国一户一户看过后说:“问题不大,有10%的花就够用了。”马上召集人,布置到外地找花粉,人工授粉。那一年岗底苹果基本不减产,反而增收了。
  “作为一个林业专家,一定要了解农民,给他们实用、适用的知识。”李保国说,农民最讲究眼见为实,要让农民把技术落实到位,必须先做给他们看,再带着他们干。
  多年来,他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许多果农都成了“技术把式”。经他直接帮扶的村庄已达到三四十个,间接带动发展起来的村庄百余个。
  “全面建小康,短板难点在山区;扶贫攻坚,科学技术是杠杆。”年近花甲的李保国说,这辈子最过瘾的一件事,就是把越来越多的农民变成了专家,共同致富奔小康。
  他爱老百姓,百姓更爱他。
昆嵛山里的现世新愚公,时代先锋。  有一次,李保国行至内丘县摩天岭村遇上交通堵塞,进退不得。他下车察看,被村民认了出来。听说他急着回保定参加一个学术会议,人群中有人喊道:“快把我家院墙推了,让李老师的车过去!”没容李保国阻拦,几个人一拥而上,硬是将路边一堵土坯墙围成的农家院扒开一个三米多宽的缺口,让车通过。
  那时的场景,李保国至今难忘。
  “常年奔走在山里,和果农们熟了,特别有感情。”李保国说,乡亲们家里做了好吃的,都会把我往家里拽。有时候,还真左右为难,一天得吃五六家的饭。不去,不好意思。每次都借着吃饭的功夫,再讲讲农技课,变成有针对性的农技辅导。
  30多年扎根深山,李保国的名字已经在山区群众口中变成了致富的代名词。很多人打电话找李保国,想让他去规划自己的果园、自己的山村,是因为这位出身农民家庭的林业专家早已成为山区群众的良师挚友。
  在李保国的手机通讯录里,记者还看到有很多奇怪的名字:岗底苹果、山腰板栗……“这些都是农民打来的电话,实在听不清他们姓名,就这么先记下来。”李保国说,电话里900多个号码,其中农民的至少占1/3。
  山乡巨变不忘太行新愚公   李保国的故事已走进千千万万山区村民的心里。在前南峪村,记者看到村里人把他的事迹刻成碑文,矗立在村口;在岗底村,改革开放三十周年成果展示厅里,一共五个部分的展板,四个部分里有他的身影;在许许多多村民的家常用语中,说起他的名字已像身边的亲人一样亲切自然。
  李保国为百姓谋幸福的脚步从未停歇。他不满足于一亩山地效益不低于一亩良田的现状,“下一步,山地效益将是良田的1.4倍以上”。为此,他开发了干旱山区的高效循环利用技术,瞄准太行山区干旱阳坡充足的光热资源和自然阶梯优势,将平原区日光温室错季栽培技术转移到山区,使山地的土地利用率达到90%以上。
  荒山,一座座变绿;林果,一天天挂满枝头;笑颜,一天天绽放。30多年来,李保国,这位“太行赤子”为秃岭披绿、为荒岗生金,倾注了多少心血与艰辛,没有人知道,但他们用执著和坚毅,书写下一段“新愚公”的动人故事,巍巍太行一定会铭记。(助理记者  刘杨)

卅载劬劳,写传奇于太行山;

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奉献到生命最后一刻

时代先锋:“牛人”李保国

一心奉献,尽忠诚于中国梦。

图片 1

图片 2

李保国坚持三十五年扎根太行山,以山一样的坚韧,咬定青山不放松,一心只为富百姓,被乡亲们誉为“太行山上新愚公”。

李宝国在田间给大家传授冬剪的技巧。

李保国在河北省内丘县岗底村向村民讲解果树修剪知识。 记者 朱旭东摄

1981年3月,23岁的李保国刚刚大学毕业留校,就随河北农业大学课题攻关组来到邢台太行山区,再也没有离开。35年间,在“愚公移山”寓言传说地,李保国始终做着两件事:整地、种树。靠着科学和实干,让荒山石地变成良田,让太行果木成林、四季苍翠,让世代贫困的山区人民走向富裕。

■本报记者 高长安 通讯员 师春祥

李保国很“牛”。他是全国先进工作者、全国师德先进个人,河北农业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他是全国优秀科技特派员,太行山区农民眼中的“科技财神”,他的科研成果累计应用面积1826万亩,让140万亩荒山披绿,使山区增收35.3亿元,带动10万多农民脱贫致富。

太行山,是李保国行走的出发地和终点。

据不完全统计,在去世前的这4个多月时间里,李保国在家的时间总共不到10天。就连春节,也只是休息了一天。

点石成金的“科技财神”

邢台县浆水镇前南峪村,是李保国在太行山区的第一个家。这里自然条件恶劣,土壤瘠薄、干旱缺水、“十年九旱不保收”“年年造林不见林”。

连日来,河北农业大学一名教授的去世,引发了上至省委书记、下至农民们的深切关注。

“现在的葫芦峪,种啥都能活。”5月21日,站在石家庄市平山县葫芦峪现代农业产业园区至高点上,面对绵延数公里的满眼绿色,葫芦峪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刘海涛自信地说。

“我是农民的儿子,看不得农民受苦……作为一名党员,有责任、有义务为太行人民脱贫致富做实事。”在太行这片贫穷而光荣的土地上,李保国立下“初心”,开始奋斗。

他就是我国知名经济林专家,山区治理专家——李保国,30多年来,他每年在山里“务农”的时间超过200天,先后完成山区开发研究成果28项,建立了太行山板栗集约栽培、优质无公害苹果栽培、绿色核桃栽培等技术体系,实现山区农民增收28.5亿元,带动10余万农民脱贫致富,走出了一条经济社会生态效益同步提升的扶贫新路。

脚下,在一层层由荒山改造出来的梯田里,核桃、苹果、桃、薰衣草、玫瑰等,全都生机勃勃。

后来,李保国妻子郭素萍带着两岁的儿子也来到前南峪,岳母跟着进山照看孩子。一家4口挤在山上一间低矮阴暗的平板石头房里,一住多年,直到孩子上学。

“愿做太行山上一棵树。我的根,永远扎在这里。”这是去年李保国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的话。

“目前已开发荒山5万亩,辐射周边27个村。”刘海涛介绍说,光园区里的水泥路就有200多公里。“这些路既是田间管理路,也是排水沟,雨水顺着路流到山下塘坝里,再通过管道由塘坝引入蓄水池中,最后滴灌到地里。只要全年降水400毫米,整个园区水就够用。”

多年艰苦的观测、爆破和实验,李保国主持的太行山石质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术、“太行山高效益绿化配套技术研究”相继获得成功,核桃、苹果和板栗等经济林成活率从10%提高到90%以上,前南峪成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百姓开始过上了好日子。

李保国1981年大学毕业后留校任教。上班仅十几天,他就和另外两名教授一起扎进太行山,搞起了山区开发研究。

10年前,刘海涛可没这份底气。“流转了几千亩荒山种核桃,投入了四五千万元,树苗种下去两三年,却都不见长。”直到2009年,请来了李保国。

“我得去别的地方,别的山里了。你知道我的脾气,我是哪儿穷往哪儿钻,哪儿穷往哪儿跑。”李保国这样对前南峪村党支部书记郭成志说。

当时的太行山,水旱灾频繁,交通不便,十分贫困。李保国和课题组的同事们选择了极度贫困的邢台浆水镇前南峪村作为开发试点。

“李保国一来,就把我们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说这不行那不行。他越说不行,我越认定他行,因为他看问题很准。”就这样,李保国成为葫芦峪园区的技术总顾问,在这里建立了“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体系和“大园区、小业主”的新型管理模式。所涉村庄农民由人均不到1亩地增加到人均8至10亩不等,年收入由人均不到2000元增加到人均8000元以上。

李保国挥别了奋战十多年的前南峪,赶往下一站。

李保国风餐露宿踏遍了前南峪村的所有山头地块,冒着生命危险进行了数千次的山体整地爆破试验。提出的聚集土壤、聚集径流的两聚造林理论和太行山生态林业建设技术,将过去只有酸枣、荆条等小灌木植被的干旱山地种成了苹果、板栗、核桃等高效经济林木,使前南峪村林木覆盖率达90.7%,植被覆盖率达94.6%。获得联合国“全球环境保护五百佳”提名奖。

刘海涛说,葫芦峪是李保国30多年开发太行山经验的“升级版”。在葫芦峪之前,李保国用他点石成金的科技之手,至少成就了三个“品牌”:

1996年8月,一场特大暴雨把邢台市内丘县岗底村冲了个精光,他把家搬到了岗底。后来,把将要高考的儿子转到内丘县中学就读。在岗底,他培育出了被评为“中华名果”、北京“奥运专供果品”的富岗苹果。而今,岗底村成为太行山区闻名的“首富村”“小康村”,彻底摘掉了贫困帽子。李保国成了岗底村民心中的“科技财神”“荣誉村民”。

1999年,李保国又将“战场”转移到太行山干旱丘陵岗地—临城县城北的狐子沟,他带领课题组成员在乱石遍地、荆棘丛生的荒岗上选取86个样方,调查植被、土壤和水土流失状况,确立了“聚土集水”的开发策略,选种了早实薄皮核桃。经过10年时间,形成了配套的优质薄皮核桃绿色高效栽培技术体系,培育出全国知名的“绿岭”核桃。

“太行山最绿的地方”——邢台县前南峪村。这里形成了国家4A级生态旅游景区,获得过“全球生态环境建设五百佳”提名奖。但是,35年前,这里却是一个连草都长不好的荒山秃岭;

后来,李保国又去了临城凤凰岭,为掌握核桃开花授粉的第一手资料,他在核桃林里从早到晚盯上一个月。

2009年,李保国将视线移至平山县葫芦峪,他把山区“山水林田路”综合治理的技术做成了标准化模块,指导园区连片高规格治理荒山3万多亩,并将现代农业园区建设与产业化经营体系建设紧密结合,探索“大园区、小业主”的园区经营机制,创建了我国山区现代农业产业园区建设的典范。

“太行山里首富村”——内丘县岗底村。村民今年人均收入3.1万元,种植的“富岗”苹果,荣获“2008年北京奥运会指定专用果品”和“中国驰名商标”称号,曾经创出100元一个苹果的神话。然而,20年前,这里却流传着“有女不嫁岗底郎,光着脊梁睡土炕”的歌谣;

“就怕你们不找我呢,我24小时开机,我不烦。”他的手机里,存着四五百个农民的电话号码。30多年,他举办培训班800余次,培训果农、技术人员9万多人次。

给越来越多的农民传授新技术

“中华名果”——临城县“绿岭”牌薄皮核桃。如今,该县发展薄皮核桃种植20多万亩,涉及138个村1万多农户。龙头企业“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被扶持起来。可是,17年前,创业之初的绿岭公司面对的却是一片“连鸟都不拉屎”的石头山。

2006年下半年,李保国去位于长野的日本信州大学作访问学者,那里是富士苹果发源地,拥有一流的果树管理技术,他赶紧让人给岗底村技术员杨双奎办理签证到日本学习,所有费用他给掏。

30多年来,李保国的足迹踏遍了河北省山区。在与农民朝夕相处中。熟悉李保国的人都知道,他的手机24小时开机,通讯录里超过三分之一的号码是普通农民。无论何时何地,每位素不相识的农民打来电话,他都会耐心地接听解答,向他们传授新技术。

李保国曾说,山上仅能长树是不够的,还要栽下生金树,把财富带给山区百姓。他奔着这个目标努力,树果然生了金,百姓果然致了富。

2010年,岗底191名村民通过考试获得果树工证书,成为全国第一个“持证下田”的村庄。这些村民开始走出太行山,当起了老师,在省内外传授果树栽培经验……

在邢台内丘县岗底村推行果实套袋的第一道工序时,许多村民掌握不好技术要领,李保国便带着县林业局的技术人员一对一、手把手地教村民们操作。从套袋、去袋、转果,到摘叶、铺反光膜、施肥,李保国创立了128道苹果生产管理工序,并印成“明白纸”,让村民像工人生产标准件一样生产苹果。如今,“富岗苹果”连锁基地发展到太行山的多个县市369个村,种植面积5.8万亩,产量超过1亿公斤,7万多名村民走上了致富路。

攻坚克难的“太行愚公”

“把自己变农民,把农民变自己”——这是李保国感到自己做得最满意的一篇“论文”。

30多年来,李保国在太行山区推广了36项林业技术,根据不同需要举办不同层次的培训班800余次,培训人员9万余人次,累计增加农业产值35亿元,纯增收28.5亿元。他带队先后指导并培育了邢台县前南峪村、内丘县岗底村、临城县绿岭果业有限公司、平山县葫芦峪农业科技开发有限公司、易县绿泽农林种植有限公司等全省山区开发先进典型,示范推广面积达到了1826万亩。

“无雨渴死牛,有雨满坡流。”太行山区土壤干旱,土层瘠薄,水土流失严重。自1981年起,李保国一头扎进太行山里,进行山区开发治理研究。

35年间,中国社会经济发生巨变。行走风景,不复往昔。

生命的最后几小时仍在忘我工作

不能移山,却能易山。30多年里,这位“太行新愚公”先后完成28项研究成果,推广36项实用技术,培育了16个山区开发治理先进典型……

在高校科研与市场经济结合日益密切、大学教授与“老板”“公司”日渐关联之时,李保国行走如常、心无旁骛,穿行于纷繁嘈杂,不改“农民教授”本色。

“4月1日,邢台—南和;4月2日,邢台—前南峪;4月3日,邢台—南和;4月4日,邢台—保定……4月8日,顺平—保定……”

李保国在科研上取得的成就,令河北农业大学林学院教授杨敏生深深敬佩。

“说是李老师来了,还没见着,人就上山了,跑得可快呢,谁都撵不上。穿个运动鞋,穿着大口袋衣服,里头揣着钢锯和剪刀。”……太行百姓眼里的李保国永远如此。

这是最近《中国科学报》记者在河北农业大学采访时,看到的根据李保国及其课题组工作日志整理的《李保国老师工作记录》。

杨敏生说,李保国大学时所学专业是蚕桑,可他后来却成为板栗、苹果、核桃、红树莓等果树的培育专家。“一个人能把一种果树研究透已属不易,他却先后研究了好几种,还搞一个成一个,并且个个形成了产业。”

“乡亲们,要是治理失败,我把工资抵押这里”这是李保国用自己身家作承诺、做“抵押”。

据不完全统计,在去世前的这4个多月时间里,李保国在家的时间总共不到10天。就连春节,也只是休息了一天。

在杨敏生看来,李保国成功的最大秘诀在于“接地气”,始终坚持“生产为科研出题,科研为生产解难”的理念。

李保国课件公开,研究成果公开,邮箱公开,密码公开,谁都能进,人人共享。

在致力山区脱贫,农民致富的同时,他始终没有忘记一个老师的责任,不论离学校有多远,他都要按时赶回来,从不耽误上课,不耽误指导研究生的学业,不耽误参加科研活动。就在去世前的前两天,他还在石家庄北方大厦主持了2014 ~2015年河北省科技支撑计划项目的3个项目的验收会。他还在所带的研究生微信群“桃李之家”中回复学生所提出的问题。因为常年高强度工作,1998年李保国就已经患上了重度糖尿病。2007年,重度疲劳性冠心病又缠上了他,经北京多家权威医院诊断为血管弥漫性堵塞,已无法进行常规支架或搭桥手术,只能多休息、保守治疗。

河北绿岭果业有限公司董事长高胜福回忆说,他1999年邀请李保国做技术指导时,曾问过李保国:“你在岗底是做苹果研究的,也出名了,现在改到核桃上来,冒了很大风险,为啥?”李保国回答说:“老百姓不能只通过一种水果致富,如果不另辟一条致富路径,他们冒的风险比我大。”

报成果,他把助理、学生往前推:“我什么都不要了,以后我就给你们打工……”

4月9日晚上,吃过晚饭,工作电话又从李保国的手机上一个个拨出接入。

李保国的团队里既有河北农大的教师,也有他带的博士生和硕士生。

几十年过去,李保国从小伙子变成了“老山人”,长年奔波劳累,透支了他的身体,他患了严重的糖尿病、严重疲劳性心脏病,几度突发心梗。他的行走步履越来越沉重。

已经是晚上9时了,李保国还在电话里跟南和县“中国树莓谷”产业园负责人周岱燕沟通建设树莓采摘园的事宜——这是最近两年他投入精力最多的项目之一。

“在生产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在解决问题的过程中,让一个学生负责一块儿,一点点地做起来,逐渐形成一个技术体系。”1996年就加入李保国团队的河北农大教授齐国辉举例说,在李保国的指导下,一名学生经过四年实验,颠覆了核桃树冬季修剪的传统,将修剪时间确定在春季发芽前的20天以内,避免了因修剪时间不当造成营养流失的问题。目前,这一创新成果被写进了教科书。

2016年4月10日,华北大地迎来新的一天。

这是他生前留给世界的最后话语。

把田间地头作为课堂,把农家果园作为实验室,把论文写在太行山上。这是李保国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闯出来的成功道路。

大清早,李保国的手机照例又响了,太行山区老乡打来的。手机的主人无法接听、断无回音了。35年日夜奔波、辛勤劳作的行者,在太行山上永远消失。

4月10日凌晨2时,妻子被李保国不顺畅的呼吸声吵醒——他已经双眼紧闭、呼吸困难,说不出话来。

助农致富的“农民教授”

4月12日,成千上万的群众从太行山区、从河北各地赶到保定,送李保国最后一程。他们不想告别,而是唤他回家....。.

急救车把他送到了最近的解放军二五二医院。人工心肺复苏、电击……8分钟、半小时、一个小时……这一次,李保国再也没能缓过来,没能睁眼看看心爱的小孙子,没能给家人留下一句话。

今年58岁的岗底村农民梁山林,38岁以前还是村民眼里的懒汉。“母亲端来早饭,他都是在被窝里吃,吃饱了还想再睡会儿。”村党总支书记杨双牛这样打趣他,梁山林不好意思地嘿嘿一乐。

“太行山在呜咽,那里失去一位绿色守护神;山区农民在呜咽,他们失去一位科技财神;河北农业大学在呜咽,“太行山道路”失去一位战功卓著的专家……”

其实20年前,即使勤快的岗底村民,也没能摘掉“穷帽子”。部分村民虽然已经种了10年苹果,当初致富的愿望却仍遥遥无期。特别是1996年8月的一场暴雨洪灾,更是让村民们感觉“日子没法过了!”

这是4月11日河北农业大学官方网站发布悼念李保国的诗句。

后来,村里来了省科技救灾组,其中一个人递给杨双牛一片写了字的烟盒纸:“需要果树管理技术,我可以帮忙。李保国。”纸上还留了他的家庭电话号码。李保国对杨双牛说,“你3个月修一条通往村后沟的路,我再来。”

4月12日上午10时,李保国遗体告别仪式在保定殡仪馆举行。社会各界代表2000余人泪送李保国最后一程,沿途道路也挤满了哽咽送行的人群。

20天后,路修好了,李保国真把行李铺盖卷搬来了,一住就是17年。如今的岗底,家家户户住上了小洋楼、开上了小轿车。706口人的村庄里,有191人获得职业技术证书,成为全国“持证下田”第一村。

“愿做太行山上一棵树。我的根,永远扎在这里。”李保国用生命践行自己的诺言。

梁山林观望了两三年,是村里最后一批种上果树的。现在他承包的6亩果园,每年收入15万元。40岁的时候梁山林娶上了媳妇。女儿招了上门女婿,老梁给女婿买了一台北京现代小轿车,在家中顶梁柱的地位坚不可摧。

《中国科学报》 (2016-04-22 第2版 人物)

“李老师是我们岗底村的大恩人。”村民杨群小感叹,“如果没有李老师,我哪能轻轻松松地供完两个大学生。”如今,儿子、闺女都在县城机关里上班,老两口在家侍弄果树,一年收入八九万元,日子过得滋润。老杨笑言:“给个县委书记咱也不当,自由自在,收入也不低。”

河北人泪送“太行新愚公”李保国

说起李保国去世,杨群小哽咽了:“以后果树有病,找谁呢?”他说,李保国对脑子转得慢的村民跟得紧,培训时会反复问他们“学会了没?”“记住了没?”杨群小还说,村民任何时候给李保国打电话,他都不会不理;即使完全不认识的农民打来咨询电话,李保国也会认真地解答。

河北农大教授李保国去世 上万群众送别“愚公”

李保国曾说,他一生最得意的是“把我变成了农民,把农民变成了‘我’”。李保国变成农民,赢得了农民的信任;把农民变成他,成为懂技术、能致富的农业专家。

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辛勤汗水洒太行

让农民们改变自身命运,是他一生孜孜以求的目标。乡亲们亲切地把他称为“农民教授”,李保国当之无愧。(原标题:“牛人”李保国

河北农业大学李保国:岗底“编外村民”

河北农大教授李保国获“时代楷模”称号

中国农大李保国教授当选美国土壤学会会士

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奉献到生命最后一刻

河北人泪送“太行新愚公”李保国

河北农大教授李保国去世 上万群众送别“愚公”

李保国团队揭示灵长类重层社会结构模式

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辛勤汗水洒太行

河北农业大学李保国:岗底“编外村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林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昆嵛山里的现世新愚公,时代先锋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