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沙化治理迎来历史拐点,新疆生态文明建设

  提起沙漠,映入人们脑海的往往是狂风呼啸、黄沙漫天。但在素有“八百里瀚海”之称的科尔沁沙地东南处,辽宁却在谱写一曲沙漠致富的乐章——沙地经济林、沙地绿洲保护区、沙漠公园等各类沙产业在辽宁省已初具规模。据了解,辽宁省沙产业产值自2011年起呈持续高增长态势,2015年全省沙产业产值有望突破400亿元。
  沙地种出摇钱树   在辽宁省康平县二牛镇,今年68岁的村民赵井富承包了600亩荒山沙地。“其中有100亩寒富苹果、60亩榛子和50亩李子,剩下是速生杨。”赵井富介绍,他1986年就开始承包荒山造林,生活一直清苦。但从2009年尝试种寒富苹果后,终于找到一条致富之路。
  “当时听说种苹果好就跟着种了,结果发现比种玉米划算得多。”赵井富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去年一亩地收2000多公斤寒富苹果,每亩年收益过万,不仅赚得比玉米多,还比种玉米轻松。
  经过两年回本后,赵井富一家收入比以前大大提高,现在不仅加种了榛子和李子,还开始尝试树下养殖。“以前光造林不赚钱,现在靠种植经济林,不仅赚了钱,还保护了生态。”赵井富说,加上即将到来的速生杨主伐期,今年的收入将非常可观。
  辽宁省林业厅防沙治沙中心高级工程师金志刚介绍,为了给农民增加收入和更好地保护防沙治沙成果,辽宁省引进推广了各类经济林,如“两杏一枣”——山杏、大扁杏、大枣,樟子松嫁接红松,大果无刺沙棘,钙果,樱桃等等。“防沙治沙只有同老百姓的切身利益结合起来,取得的成果才能长久地保持下去。”金志刚说。
  沙漠里建成公园绿洲   在辽宁省彰武县四合城乡,那木斯莱自然保护区像一颗珍珠点缀在科尔沁沙地的边缘,那木斯莱在蒙语中意为“莲花盛开的湖”,它的核心区是一片1000多亩生长着世界纬度最高野生荷花的“莲花泡”。
  “这些荷花被称为‘彰武暗红’。”保护区站长黄利介绍,那木斯莱总面积达10万多亩,拥有丰富的动植物资源。据统计,保护区内动植物共828种,是沙地生物物种的天然基因库,具有很高的科研价值。
  “以前周围有很多这样的绿洲,由于风沙侵蚀和缺乏保护,其它绿洲都消失了,那木斯莱是硕果仅存的一个。”黄利告诉记者,那木斯莱1987年建立县级自然保护区,如今已是省级自然保护区,在建立必要的基础设施和生态工程后,对于阻止科尔沁沙地南侵,保护辽宁中部城市群和维护辽西北的生态平衡起到了重要作用。
  在辽宁省康平县的小城子镇,一座占地2000多亩的沙漠公园正在做着开业前的最后准备。高耸的沙丘成为滑沙游乐场,骆驼和马漫步其中,与各色栩栩如生的沙雕勾勒出一幅唯美的沙画。
  “很多人认为沙漠很神秘、很可怕,但真正走进沙漠才会发现它也有别样的美感。”公园负责人尹革忱介绍,沙漠公园总投资2.04亿元,预计今年下半年正式营业,作为辽宁第一家以沙漠为主题的公园,他对公园的盈利前景充满了信心。
  “沙漠其实是种珍贵的资源。”尹革忱说,“通过合理的开发利用,既能带动地区经济发展,又能改善当地环境,一举多得。”据了解,沙漠公园分为沙地保育区、宣教展示区、沙漠体验区和管理服务区四个部分,除了娱乐观光外,主体是面积近1.5万亩的保育区,进行防护林建设等活动。
辽宁沙化治理迎来历史拐点,新疆生态文明建设突破口。  治沙与致富相结合   辽宁省林业厅防沙治沙中心主任秦秀忱介绍,辽宁省荒漠化和沙化面积达1682万亩,占全省土地总面积的7.57%。“尽管荒漠化与沙化土地面积所占比例不大,但由于人口密度大,辽宁在全国仍属于面临荒漠化与沙化威胁较严重的省份。”
  秦秀忱认为,推进防沙治沙工作,除了加强后期管护,增加资金投入之外,最重要的是把治沙与农民致富相结合。“只有农民发现这事与他的切身利益息息相关时,才会自觉地维护防沙治沙的成果。”秦秀忱说,发展沙产业是一条重要的途径。
  “去年辽宁省推进了一项‘千亩经济林工程’,在治沙同时要将能发展经济林的地方尽量发展经济林。”秦秀忱介绍,政府通过给予技术支持和各类补贴引导农民种植经济林,农民得到实惠后就自觉地维护了治沙的成果。除此之外,辽宁省也大力支持自然保护区、沙漠公园等各种形式的沙产业发展。“辽宁省沙产业通过近几年的快速发展已经初具规模,今年产值有望突破400亿元。”秦秀忱说。(记者  吴箫剑  张逸飞)

  辽宁省康平县二牛镇位于内蒙古科尔沁沙地的东南缘,是辽宁省遭受风沙侵害最为严重的地区之一。在这里生活了60多年的赵景富对过去和现在的生态环境感触很深。“过去经常会刮六七级的大风,只要大风一来,立马是沙土满天扬,隔一条小路都看不见人。经过这几年的治理,环境好了很多,大量的树木基本把沙土固定住,即使是起风,也不会出现扬沙的天气。”
  土地沙化和荒漠化是当今世界上最严重的环境问题之一,也是我国最严重的环境生态问题。辽宁省荒漠化土地占到全省总土地面积的七分之一,其治理难度可想而知。记者经过多方走访后发现,经过连续几年的奋战,辽宁省沙化和荒漠化问题不仅正在逐渐改善,而且从单纯的防沙治沙向科学利用沙地获得经济效益转变。相关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辽宁已经摸索出一套完整的治沙体系,并在实施过程中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就目前而言,辽宁沙化治理已经迎来历史拐点。
  如今,赵景富在当地乡镇政府帮助下承包了600亩沙地,在栽植寒富苹果的同时还搞起了林下养殖。“老话说,靠山吃山、靠海吃海,我这是靠沙吃沙。尤其是今年,苹果产了5万斤,以每斤2块钱计算,至少也能卖出10万块钱,去掉3万块费用,净利润是7万块。鸭鹅一共养了5000只,每只就算卖20块钱,至少还有10万块左右的收益。”赵景富笑着对记者说。
  康平县林业局副局长曹广才告诉记者,通过几年的试验,他们已经成功在沙区种植了大扁杏、山杏、榛子、寒富苹果等农作物,同时还鼓励农户搞禽类养殖。这些手段不但对生态环境没有破坏,而且有利于树木生长。
  “一年两季风、一季六个月。风沙一撒欢,庄稼刮上天。”这是未治理前辽宁省台安县西北地区的真实写照。以西平林场为例,面积约合6.5万亩左右,由于地处蒙古国季风气候带,成为台安西北部的“风口”,大风带来了干沙,带走了水分。2008年以前,沙化土地面积达到2.8万亩,占整个地区面积的三分之一还多。常年的风沙侵袭使土地变得越来越贫瘠,沙化土地越来越多,不仅影响农民耕作,更阻碍了当地人的致富步伐。越是贫困,人们越是注重眼前利益,为了种粮挣钱,很多农民宁可少收成也不愿种树,农林争地的矛盾日益突出。
  既要有经济效益,还要有生态效益,既要防风固沙,又要让百姓致富,如何将看似矛盾的两者兼顾,一个难题摆在台安人面前。经过多年的深入调研和尝试,台安摸索出栽植以矮化密植寒富苹果为主的生态治沙模式。寒富苹果和速生杨互为补充,生态与经济双管齐下:速生杨生长周期较长、见效慢,但却能固住沙土,形成防沙的天然屏障;寒富苹果栽植在由速生杨组成的隔离带,不仅可以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还可以固化土壤、涵养水分,林下间还可以种花生等矮棵经济作物,速生杨和寒富苹果树共同形成了立体的防风治沙网络,不仅防住了风沙,还富裕了当地百姓。
  通过多年开展防沙治沙综合治理,如今台安县西北部的镇场环抱在绿色之中。“在西平林场试点成功的基础上,在台安西北部7个镇场进行了推广,治沙与致富相结合,成为台安防沙治沙工作的特点。”据台安县林业局相关负责人介绍,目前台安寒富苹果的栽植面积已达到10.5万亩,产量达到3.6亿斤,产值达7.2亿元,亩效益达到6000元以上,是种植大田作物收入的10倍,为果农人均增收近万元。
  除此之外,台安近几年还引进了红树莓、大榛子等经济林,并已初见成效。红树莓去年迎来盛果期的大丰收,每亩地产量达到1000至1500公斤,一亩地能收入至少8000块钱。
  从2010年到2014年,辽宁省沙区依托国家和省级生态建设工程,大力实施人工造林,完成沙化土地治理面积27.4万公顷,水土流失综合治理面积9.39万公顷,沙化土地改善成效明显。根据全国第四次沙化和荒漠化监测显示,辽宁省沙化面积比第一次监测减少32.57万公顷,沙化程度也呈现由极重度向重度转移,中度和轻度向飞沙化方向转移的趋势。基本实现了由破坏大于治理到治理与破坏相持的历史性转变。去年,辽宁省林业沙区产值已超过300亿元。今年,辽宁省还将继续依托千万亩经济林工程,在沙区构建两杏一枣、寒富苹果等具有地域特色、布局合理的经济林产业带,带动更多沙区群众增收致富。(记者  贾晓东)

  中国绿色时报12月3日报道(记者  李燕  通讯员  戴君峰) 库姆塔格是离城市最近的沙漠,它独特的回旋风形成四维沙丘腹地空旷的神奇美景,千载时光里,始终和邻近的鄯善县城保持着“沙不进、绿不退”的神秘互生关系。9月18日,在新疆吐鲁番地区鄯善县,库姆塔格沙漠公园正式被命名为“国家沙漠公园”。
  国家沙漠公园建设,是全国防沙治沙的新探索,是新疆把“治沙”与“产业化”相结合实现生态和经济同频共振后,重新思考人与沙漠关系的新起点。
  日前,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林业厅厅长艾则孜·克尤木对《中国绿色时报》记者说:“近年来,新疆大力开展以防沙治沙为重点的生态体系建设,走出了一条生态与经济协调发展的防沙治沙道路,在全社会树立关心沙漠、爱护沙漠的理念,防沙治沙成为新疆生态文明建设的突破口。”
  工程化推进  防沙治沙成效显著   “只有遏制新疆的沙化土地扩展,才能遏制全国沙化土地扩展。”有专家这样断言。
  新疆是我国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最大、分布最广、危害最严重的省区,在全国防沙治沙方面所占份额很大,对西部地区乃至全国防沙治沙事业有着决定性影响。新疆成为全国防沙治沙的主战场。
  1991年11月,由自治区政府主要部门组成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防沙治沙工作协调领导小组成立,防治荒漠化被纳入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计划,并在当年就制定实施了《新疆治沙工程规划(1991-2000年)》。强化政府负责制,紧紧依靠各行各业、社会各界,大力推进农、林、牧、工、商、服务等多业一体化发展。针对不同区域、不同立地类型,坚持宜造则造、宜封则封的原则,通过采取生物、工程、水利、畜牧、农艺、移民搬迁等措施,进行造林封育结合、乔灌草结合、农林牧结合、旱治与水治结合的综合治理,取得显著成效。
  新疆创新实施工程化推进防沙治沙方式,严格按国家工程管理的技术标准组织施工,确保国家任务圆满完成。退耕还林工程、三北防护林四期工程、天然林保护工程、自然保护区建设工程、退牧还草、退化草原治理工程和水土保持小流域治理工程等项目的实施,极大地提高了治理成效。
  目前,新疆年均完成沙化土地治理任务超过690万亩,重点治理区生态状况明显改善,风沙危害逐步减轻。全区初步建成了以绿洲内部农田林网、绿洲外缘大型防风固沙林带、天然荒漠林和山区天然林为主体的立体绿色屏障。
  值得一提的是,新疆创造和总结出了一批适合当地防沙治沙的模式和绿洲防护林体系建设模式,为防沙治沙工作提供了科技支撑。奇台县无灌溉治沙造林技术模式、和田地区大力发展肉苁蓉沙产业的生态经济型模式都已成为全国防沙治沙综合示范区建设的样板,全面提升了新疆防沙治沙的科技含量和建设质量。
  沙漠变良田  葡萄瓜果甜又甜   如今,走进新疆,你会发现绿色成为这片土地梦想照进现实的源泉。新疆防沙治沙建设的一批批生态工程,成为一道道绿色屏障,呵护着甜又甜的瓜果,新疆沙区特色林果业成了农民增收致富的主要途径。
  在广州(新疆)林果产品交易会上,奇台县的海棠果干、仁用杏等干果加工产品深受消费者欢迎。到2013年春,奇台县共栽植经济林7.8万亩,通过招商引资和农民自主发展,一批特色林果加工企业红红火火地发展起来。
  近年来,随着各项生态建设工程的实施,沙化治理区林草植被不断增加,既显著改善了当地的生态状况,又为沙产业的发展奠定了良好基础。经过多年建设,新疆形成了以灌草饮料、中药材、经济林果、沙漠旅游等为重点的沙区特色产业,开发出了饮料、药品、食品、果品、保健品、化妆品等一大批沙产业产品,带动了种植、加工、贮藏、运输、销售等相关产业的发展,沙产业链不断延长,产值不断增加。
  传统种植加工业继续巩固。肉苁蓉、酿酒葡萄、沙棘、枸杞、沙漠玫瑰、甘草、黑加仑等种植面积不断扩大,目前全区已达142万亩。沙产业深加工企业93家,年加工能力118万吨,年产值36.5亿元。
  沙漠旅游产业快速增长。各地充分利用玉石文化旅游节、胡杨文化节及特色沙区林果文化节等方式,结合开发滑沙场、沙疗、沙漠探险等旅游综合开发项目,打造独特新颖的沙漠旅游平台。目前,全区沙区特色旅游企业61家,年产值9000万元。
  沙物质建材等新兴产业异军突起。各地在传统的防沙治沙措施外,积极探索如何“用沙”,发展新型沙产业。目前,全区共有以生产防渗砖、轻质砖、空心砖、保温砖等新型建设材料的企业38家,年产沙砖80万立方米,56万吨,年产值4.3亿元。
  沙产业已成为新疆经济发展中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表现出越来越明显的优势和潜力。
  沙区文化  激发生态建设活力   从组建全国首家荒漠化防治纪念馆,到首批国家沙漠公园建设,新疆率先从“人与沙漠相争”向“人与沙漠和谐”转变,把沙区生态文化宣传融入生态文明宣传全过程,在全社会树立关心沙漠、爱护沙漠的理念。
  新疆结合开展生态文明建设教育基地、国家森林城市、“创绿色家园,建富裕新村”等创建活动,构筑和繁荣以绿洲文化、沙漠文化为主体的沙区文化体系。深入挖掘新疆特色生态文化元素,弘扬天山雪松、绿洲白杨、戈壁红柳、沙漠胡杨精神中的生态文化内涵和人文精神。通过做好沙漠景观、荒漠化地貌、沙区珍稀动植物保护,广泛收集优秀的文学、摄影等生态文化作品,深入挖掘生态文化体系建设载体。近年来,各地各部门以“3·12植树节”“3·22世界水日”“6·5世界环境日”“6·17世界防治荒漠化和干旱日”等为契机,每年共进行近300场次专题宣传报道,增强了全社会防沙治沙生态保护意识,扩大了新疆防沙治沙工作在全国的影响。各部门通过印发双语宣传册、播放楼宇电视、发送手机短信、举行万人签名、发行纪念邮册(封)等多种形式,宣传“生态效益第一”的思想,全社会对防沙治沙重要地位的认识不断深化。社会主体特别是非公有制经济成分参与生态建设和防沙治沙工作的热情迸发,实现了建设主体的多元化。近十年来,新疆新增11个国家园林城市、14个自治区园林城市,阿克苏市、石河子市被评为国家森林城市,库尔勒市的孔雀河改造、克拉玛依市的世纪公园等工程成为全区生态文明建设的突出代表。
  防沙治沙,激发了新疆生态建设的活力。

  人类与沙漠在进退之间的博弈,亘古至今曾反复上演。而随着时代发展,在三面环沙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人们逐渐与沙漠建立起了一种全新的关系——和谐。
  上世纪50年代,世界上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建成通车。这条中国西部的大动脉在经过宁夏中卫市境内时,需要六次穿越腾格里沙漠,近140公里的铁路线要常年经受风沙的考验。
  那时,这条大漠中的铁路,其沙漠沿线的天然植被覆盖率不足5%,一年中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风沙漫天。身处抗沙一线的中卫人为了保卫新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开始了漫长的“沙进人退”与“人进沙退”的拉锯战。
9778818威尼斯官网,  无数次尝试,不停歇努力,人们创造出麦草方格固定沙丘的方法。固定住了肆虐的流沙,渐渐地,草绿了,树长了。半个世纪以来,包兰铁路沙漠沿线植被覆盖率上升到了50%左右。这一治沙工程被誉为“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迹”,并荣获联合国“全球500佳环境保护奖”。
  宁夏东、西、北三面被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地和乌兰布和沙漠所包围,是全国荒漠化最严重的省区之一。多年来,防沙治沙始终伴随着这个回族自治区的发展历程,当地干部群众一代又一代心向绿色,进退之间求取人沙和谐。
  盐池县位于宁夏东部、毛乌素沙漠南缘,曾经沙化面积占土地总面积的82.3%,全县3/4的人口和耕地处在沙区,干旱和沙害交替为害。
  而在这个流行以沙字起地名的县,却有一个名字中带湖的地方——哈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上世纪70年代末,国家林业总局在这里批准建立盐池机械化林场。季川,时任林场经营科科长,在他的记忆里,“那时这里还是一片荒漠,基本上没有树,全是鸣沙,长一部分草,很少很少。”
  为了阻止日益严重的荒漠化,林场职工和当地群众开始了一段艰苦的治沙历程。原机械化林场副场长牛惠民回忆说:“当时这个治沙难度相当大,有时候你白天你把苗子栽进去了,晚上一场大风第二天来这个苗子全给你吹出来了。”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这片荒漠已变成总面积达8万多公顷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宁夏中部旱塬沙海上的一片绿洲,有效遏制了毛乌素沙地的南侵。”哈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学增自豪地说。
  据自治区林业厅提供数据,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宁夏沙化土地面积由2475万亩减少到1686万亩。特别是1994年以来,宁夏连续20年实现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双缩减”,率先在全国实现了沙漠化逆转。
  宁夏林业厅厅长马金元说,“宁夏的荒漠化面积每年以2万公顷的速度在递减,沙化土地面积每年以将近1万公顷的速度在递减。可以说,宁夏的沙漠是整体遏制、持续好转、面积缩减的一个过程。”
  盛夏时节,走进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鼻息间弥漫着一股股淡淡的清香,这是成熟的味道。杨丽霞和她的姐妹们正在园子里采摘葡萄。她说,葡萄园所处的这个地方,最初也是树草丰美、良顷万亩,但五六十年代人们的滥砍乱伐,导致土地沙化、荒漠化,一些人甚至背井离乡。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在“全国治沙英雄”王有德等有志之士的带领下,职工们顶风冒沙,以每年治沙造林3万亩的速度,在毛乌素沙地西南缘筑起了一道东西长45公里、南北宽10公里的绿色屏障。如今这里已成为一个物种丰富、生态优良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且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双赢。
  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兴东介绍说,“职工靠我们的‘五位一体’沙产业模式,这几年连续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收速度,去年人均职工收入达到了5.5万元。”
  利用但不破坏,展现出人与自然之间一种平衡的艺术。沙漠也是自然赐予人类的一道独特风景,而这独特,在宁夏中卫沙坡头显得更加真切。
  随着国内外许多人慕名来到沙坡头,感受人类征服沙漠的伟大奇迹,不知不觉间沙漠旅游由此发端。大漠、黄河、高山、绿洲在这里巧妙融为一体,既具西北风光之雄奇,又兼江南景色之秀美,沙坡头被国内外旅游业界专家誉为是世界“垄断性”沙漠旅游资源,2007年被列为首批全国5A级旅游景区,成为宁夏发展旅游产业的主要阵地和亮丽名片。
  “沙漠也是有生命的,我们守在沙漠边上,利用沙漠,靠沙吃沙。”宁夏沙坡头旅游集团董事长王福中对沙漠一片深情。
  当前,宁夏正在大力发展全域旅游,而宁夏很多的旅游资源和景点分布在沙漠之中,沙漠已经成为宁夏发展旅游产业的主要阵地和亮丽名片。
  “沙湖、沙坡头、哈巴湖、白芨滩等等这些旅游资源,都是在宁夏的沙区。现在沙坡头、沙湖已经晋升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今年国家林业局又批准宁夏的沙坡头和灵武市要建设沙漠公园试点,宁夏沙区的旅游潜力非常巨大。”马金元说。
  在防沙治沙方面,宁夏一开始就提出了“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思路,让防沙治沙与助推地方经济发展和助推农民增收致富结合起来。
  “这么多年来,我们在沙区大力发展沙产业,可以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目前我们宁夏沙区沙产业的面积已经超过200多万亩,产值超过了35亿元。”马金元说。
  防沙治沙,宁夏创造出了举世瞩目的中国经验,2006年起,中国商务部委托宁夏农林科学院开展针对阿拉伯国家的防沙治沙培训课程,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道探讨水土保持与荒漠化治理的技术和管理。
  47岁的马尔拉夫·贝尔卡西姆来自阿尔及利亚,今年7月他到万里之外的宁夏,系统学习中国的防沙治沙技术。他的国家地处广袤的撒哈拉沙漠,荒漠化防治形势极为严峻。“我们觉得沙漠要利用好的话,它会带来很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一点我们所有沙漠周边的国家都有同感。正因为此,我们在沙漠治理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们正在到处学习相关的技术和经验。”马尔拉夫说。
  这些年,每年都会有数十位阿拉伯国家学员来到宁夏,至今仅技术人员总人数已超过220多名,他们通过专题讲座、座谈交流、参观考察、文化体验等形式,学习中国在荒漠化防治方面的技术和经验,探寻在这片遥远的沙漠中发生的故事,见证“荒漠变绿洲”的奇迹以及中国人民的智慧和精神。(姜雪城 卢鹰 刘海 唐亚蒙)

人类与沙漠在进退之间的博弈,亘古至今曾反复上演。而随着时代发展,在三面环沙的宁夏回族自治区,人们逐渐与沙漠建立起了一种全新的关系——和谐。
上世纪50年代,世界上第一条沙漠铁路——包兰铁路建成通车。这条中国西部的大动脉在经过宁夏中卫市境内时,需要六次穿越腾格里沙漠,近140公里的铁路线要常年经受风沙的考验。
那时,这条大漠中的铁路,其沙漠沿线的天然植被覆盖率不足5%,一年中有一半以上的时间风沙漫天。身处抗沙一线的中卫人为了保卫新中国第一条沙漠铁路,开始了漫长的沙进人退与人进沙退的拉锯战。
无数次尝试,不停歇努力,人们创造出麦草方格固定沙丘的方法。固定住了肆虐的流沙,渐渐地,草绿了,树长了。半个世纪以来,包兰铁路沙漠沿线植被覆盖率上升到了50%左右。这一治沙工程被誉为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迹,并荣获联合国全球500佳环境保护奖。
宁夏东、西、北三面被腾格里沙漠、毛乌素沙地和乌兰布和沙漠所包围,是全国荒漠化最严重的省区之一。多年来,防沙治沙始终伴随着这个回族自治区的发展历程,当地干部群众一代又一代心向绿色,进退之间求取人沙和谐。
盐池县位于宁夏东部、毛乌素沙漠南缘,曾经沙化面积占土地总面积的82.3%,全县3/4的人口和耕地处在沙区,干旱和沙害交替为害。
而在这个流行以沙字起地名的县,却有一个名字中带湖的地方——哈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上世纪70年代末,国家林业总局在这里批准建立盐池机械化林场。季川,时任林场经营科科长,在他的记忆里,那时这里还是一片荒漠,基本上没有树,全是鸣沙,长一部分草,很少很少。
为了阻止日益严重的荒漠化,林场职工和当地群众开始了一段艰苦的治沙历程。原机械化林场副场长牛惠民回忆说:当时这个治沙难度相当大,有时候你白天你把苗子栽进去了,晚上一场大风第二天来这个苗子全给你吹出来了。
经过几代人的努力,如今这片荒漠已变成总面积达8万多公顷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成为宁夏中部旱塬沙海上的一片绿洲,有效遏制了毛乌素沙地的南侵。哈巴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学增自豪地说。
据自治区林业厅提供数据,从上世纪70年代至今,宁夏沙化土地面积由2475万亩减少到1686万亩。特别是1994年以来,宁夏连续20年实现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积双缩减,率先在全国实现了沙漠化逆转。
宁夏林业厅厅长马金元说,宁夏的荒漠化面积每年以2万公顷的速度在递减,沙化土地面积每年以将近1万公顷的速度在递减。可以说,宁夏的沙漠是整体遏制、持续好转、面积缩减的一个过程。
盛夏时节,走进宁夏灵武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鼻息间弥漫着一股股淡淡的清香,这是成熟的味道。杨丽霞和她的姐妹们正在园子里采摘葡萄。她说,葡萄园所处的这个地方,最初也是树草丰美、良顷万亩,但五六十年代人们的滥砍乱伐,导致土地沙化、荒漠化,一些人甚至背井离乡。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在全国治沙英雄王有德等有志之士的带领下,职工们顶风冒沙,以每年治沙造林3万亩的速度,在毛乌素沙地西南缘筑起了一道东西长45公里、南北宽10公里的绿色屏障。如今这里已成为一个物种丰富、生态优良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而且实现了经济效益和生态效益双赢。
白芨滩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王兴东介绍说,职工靠我们的‘五位一体’沙产业模式,这几年连续保持每年10%以上的增收速度,去年人均职工收入达到了5.5万元。
利用但不破坏,展现出人与自然之间一种平衡的艺术。沙漠也是自然赐予人类的一道独特风景,而这独特,在宁夏中卫沙坡头显得更加真切。
随着国内外许多人慕名来到沙坡头,感受人类征服沙漠的伟大奇迹,不知不觉间沙漠旅游由此发端。大漠、黄河、高山、绿洲在这里巧妙融为一体,既具西北风光之雄奇,又兼江南景色之秀美,沙坡头被国内外旅游业界专家誉为是世界垄断性沙漠旅游资源,2007年被列为首批全国5A级旅游景区,成为宁夏发展旅游产业的主要阵地和亮丽名片。
沙漠也是有生命的,我们守在沙漠边上,利用沙漠,靠沙吃沙。宁夏沙坡头旅游集团董事长王福中对沙漠一片深情。
当前,宁夏正在大力发展全域旅游,而宁夏很多的旅游资源和景点分布在沙漠之中,沙漠已经成为宁夏发展旅游产业的主要阵地和亮丽名片。
沙湖、沙坡头、哈巴湖、白芨滩等等这些旅游资源,都是在宁夏的沙区。现在沙坡头、沙湖已经晋升为国家5A级旅游景区,今年国家林业局又批准宁夏的沙坡头和灵武市要建设沙漠公园试点,宁夏沙区的旅游潜力非常巨大。马金元说。
在防沙治沙方面,宁夏一开始就提出了生态产业化,产业生态化的思路,让防沙治沙与助推地方经济发展和助推农民增收致富结合起来。
这么多年来,我们在沙区大力发展沙产业,可以说取得了非常好的效果。目前我们宁夏沙区沙产业的面积已经超过200多万亩,产值超过了35亿元。马金元说。
防沙治沙,宁夏创造出了举世瞩目的中国经验,2006年起,中国商务部委托宁夏农林科学院开展针对阿拉伯国家的防沙治沙培训课程,积极开展国际合作,并与其他发展中国家一道探讨水土保持与荒漠化治理的技术和管理。
47岁的马尔拉夫·贝尔卡西姆来自阿尔及利亚,今年7月他到万里之外的宁夏,系统学习中国的防沙治沙技术。他的国家地处广袤的撒哈拉沙漠,荒漠化防治形势极为严峻。我们觉得沙漠要利用好的话,它会带来很大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这一点我们所有沙漠周边的国家都有同感。正因为此,我们在沙漠治理方面付出了很大的努力,我们正在到处学习相关的技术和经验。马尔拉夫说。
这些年,每年都会有数十位阿拉伯国家学员来到宁夏,至今仅技术人员总人数已超过220多名,他们通过专题讲座、座谈交流、参观考察、文化体验等形式,学习中国在荒漠化防治方面的技术和经验,探寻在这片遥远的沙漠中发生的故事,见证荒漠变绿洲的奇迹以及中国人民的智慧和精神。(姜雪城 卢鹰 刘海 唐亚蒙)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林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辽宁沙化治理迎来历史拐点,新疆生态文明建设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