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物林区走入周密维护阶段,笔者国最大公共林

大兴安岭全面禁伐,我国重点林区转入全面保护发展 “停伐,咱心里有底儿”

图片 1

 3月31日,在内蒙古森工集团乌尔旗汉森工公司储木场,工人对最后一棵原木进行造材后,正收拾工具准备搬离。王伟摄  

图片 2
封山停伐。记者 吴勇摄

图片 3
林业职工在停伐纪念标志旁合影留念。记者 吴勇摄

    核心阅读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著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著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守护这片绿(记着笔记·新闻的侧面)

图片 4
数据来源:国家林业局 制图:张芳曼

 
    大部分林业职工世代生存在这片山林,他们熟悉森林的每条沟系、山川与河流,用汗水和脚步与兴安岭的每寸土地相融。停伐带给林区的震动,不亚于当年采伐工作的全面启动。
    停伐并不是一个工队的事,而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20万名林业职工、群众都必须面对的事。因为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独木支撑”的产业格局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转变。而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职工超过30万人的国有企业,林区历经了多次林业政策调整和重大改革,积累了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如金融债务庞大、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等。
    一面是棚户区改造、远山区生态移民等社会责任,另一面却是林区现代化防火装备欠缺、病虫害科学防治投入少的现实问题。要保护好生态成果,尚需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林区转型发展给予项目、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并将这些支持以长效机制和制度手段固化下来。
    停伐是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的重大转变,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一位林业职工说:“这片森林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了,我们将用双手守护兴安岭这片绿色。”他们,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记者 吴勇)  

图片 5

大兴安岭全面禁伐,我国重点林区转入全面保护发展 “停伐,咱心里有底儿”

  核心阅读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著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著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守护这片绿(记者笔记·新闻的侧面)   大部分林业职工世代生存在这片山林,他们熟悉森林的每条沟系、山川与河流,用汗水和脚步与兴安岭的每寸土地相融。停伐带给林区的震动,不亚于当年采伐工作的全面启动。
  停伐并不是一个工队的事,而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20万名林业职工、群众都必须面对的事。因为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独木支撑”的产业格局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转变。而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职工超过30万人的国有企业,林区历经了多次林业政策调整和重大改革,积累了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如金融债务庞大、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等。
  一面是棚户区改造、远山区生态移民等社会责任,另一面却是林区现代化防火装备欠缺、病虫害科学防治投入少的现实问题。要保护好生态成果,尚需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林区转型发展给予项目、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并将这些支持以长效机制和制度手段固化下来。
  停伐是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的重大转变,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一位林业职工说:“这片森林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了,我们将用双手守护兴安岭这片绿色。”他们,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记者 吴勇)

图:长白山林区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着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着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着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守护这片绿 大部分林业职工世代生存在这片山林,他们熟悉森林的每条沟系、山川与河流,用汗水和脚步与兴安岭的每寸土地相融。停伐带给林区的震动,不亚于当年采伐工作的全面启动。 停伐并不是一个工队的事,而是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20万名林业职工、群众都必须面对的事。因为转型产业投入严重不足,“独木支撑”的产业格局一直没有得到根本转变。而作为有60多年发展历程、原有职工超过30万人的国有企业,林区历经了多次林业政策调整和重大改革,积累了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如金融债务庞大、一次性安置人员生活困难等。 一面是棚户区改造、远山区生态移民等社会责任,另一面却是林区现代化防火装备欠缺、病虫害科学防治投入少的现实问题。要保护好生态成果,尚需中央和地方政府对林区转型发展给予项目、政策、资金等方面的支持,并将这些支持以长效机制和制度手段固化下来。 停伐是推动林业发展模式由木材生产为主转变为生态修复和建设为主、由利用森林获取经济利益为主转变为保护森林提供生态服务为主的重大转变,意味着一个新的开始。一位林业职工说:“这片森林确实需要休养生息了,我们将用双手守护兴安岭这片绿色。”他们,憧憬着更加美好的未来。

4月1日起,大小兴安岭、长白山林区的天然林全部停伐,这标志着重点国有林区从开发利用转入全面保护发展的新阶段。

3月31日,随着回荡在山林中的最后一阵油锯声缓缓停止,我国最大的国有林区——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也停止了长达63年的天然林商业性采伐历史。

3月底的一天,内蒙古大兴安岭图里河林业局西尼气林场301小工队的工人们,正在进行最后一天紧张有序的工作。

蜿蜒的山路、苍劲的林木、起伏的远山,构成一幅苍劲壮美的画卷。1952年,新中国林业采伐的第一声号角从图里河林业局吹响,63年过去了,这里迎来全面停伐的最后时刻,工人们正在认真完成最后一次采伐任务。

从4月1日开始,昔日响彻山林的“顺山倒”号子和隆隆的机械轰鸣,将不复存在。

工人转岗,将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等任务

“吱嘎嘎……”一棵一抱粗的大树应声倒地,枝叶震颤着发出“哗哗”的声响。油锯手刘连军伸出粗糙的大手抚摸着树干,让工友用手机为他拍了张照片。“这也许是我这辈子伐倒的最后一棵树……”刘连军望着倒在地上的大树,小心翼翼地擦拭着油锯,若有所思地说,“和油锯、大树、拖拉机拍一张照片,留下一点回忆”。

内蒙古大兴安岭重点国有林区地处祖国最北端,地跨呼伦贝尔市、兴安盟的9个旗市,林业生态功能区总面积10.67万平方公里,森林面积8.27万平方公里,森林覆盖率77.44%,活立木总蓄积9.5亿立方米,总面积、活立木总蓄积居东北、内蒙古四大重点国有林区之首。

上世纪80年代初,刘连军从父亲手中接过油锯,经他手伐倒的大树不计其数。现在,他的观念发生了改变。“年轻的时候砍倒一棵大树有一种成就感,可是现在却觉得可惜。一棵大树长成需要几十年,砍掉却只要不到一分钟。”他说。

“在山上干了半辈子,停伐之后干啥?”记者问。

“刨坑种树呗!”这位憨厚黝黑的东北汉子并不担心未来的生计,“停伐后,有产业,咱心里有底儿,今后日子会更好”。

据悉,停伐后,目前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工人将有七八千人转岗进行森林管护,剩下1万多人面临分流,承担森林抚育、更新造林、森林培育的任务。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向国家林业局申请,增加森林管护、抚育、培育的面积,让林场变成管护站。身体状况比较好的职工,还可以加入到森林防火的队伍中。

停伐将带来更大的效益

深入森林深处的伐木工队,随处可见锈迹斑驳的机械和使用多年的老旧斧锯,陈旧的生产工具仿佛无声地等待着伐木时代的终结。工棚中,工人搪瓷缸子上的醒目标语——“广阔天地,大有作为”,还在无声地诉说着这里辉煌的过去。

63年来,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共为国家提供了2亿多立方米的商品材和林副产品,上缴税费200多亿元。上世纪90年代末期,木材年产量曾达380万立方米,是国家同期投入的3.8倍。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最高的年份,林区财政上缴曾占自治区财政的半数以上。“这就相当于用剃刀把宽1公里、长380公里的森林剃掉了。”一位老林业人形容。

1998年天然林资源保护工程实施后,响应国家号召,林业工人开始放下斧锯,木材年产量降至目前的110万立方米。通过天保工程的实施,截至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森林覆盖率比开发初期提高了近23个百分点,森林面积净增87.88万公顷,活立木总蓄积增加1.83亿立方米,森林数量明显增加,森林质量显着提高,森林生态功能持续增强。

森林多了,为什么还要停伐?

“因为通过抚育,虽然幼龄林、中龄林数量增加了,但可采伐的成熟林和过熟林少了。”内蒙古森工集团总经理、林管局局长巴树桓介绍,开发初期,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可采伐的成、过熟林占50%以上,而目前仅占20%左右。森林的蓄积量在增长,但可采伐的森林数量在下降。虽然按照目前的森林生长量测算,完全可以支撑每年110万立方米的木材生产,但停伐后带来的生态效果,意义将更加重大。

生态系统将更加健康稳定

对于内蒙古森工集团来说,停伐将直接影响以木材为原料的产业链和直接从事木材生产的2.5万名职工的就业、生活。在保护生态之外,最主要的就是人员的分流安置和活化机制问题。

公物林区走入周密维护阶段,笔者国最大公共林区停止63年商业性采伐。“全面停止天然林商业性采伐,这是国有林区的重大变革。但是,我们不能搞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一定要坚持以人为本、稳步推进。”内蒙古大兴安岭林管局党委书记、内蒙古森工集团董事长张学勤说。

为了解决人员安置和富民问题,目前,内蒙古大兴安岭林区的绿色种苗、林特产品、碳汇基地、森林旅游、特色养殖种植等绿色项目正在全力推进。2014年,林区在岗职工人均工资为3.65万元,比2010年翻了一番。2015年,内蒙古森工集团又设定了职工人均工资达到4万元的新指标。

据测算,到2023年第十次全国森林资源连续清查时,内蒙古大兴安岭的森林覆盖率将达到80%以上,森林面积达到835万公顷,活立木蓄积达到11亿立方米,资源总量持续增长,生态系统更加健康稳定;生态保护建设能力显着提高,生态基础设施改善、灾害防控手段增强,形成各级各类自然保护区、森林公园、湿地公园等重点保护集群,生态示范作用明显。

同时,内蒙古森工集团将建立与生态保护建设相适应的自然资源管理体制,进一步明晰林区自然资源资产的权属,构建精干高效的国有自然资源的组织管理体系,形成完整统一健全的资源管理行政执法体系。按照分步实施的原则,通过改革促进经济结构和生产关系调整,对森林抚育、造林、种苗生产等方面实行市场化运作,争取用2—3年的时间,探索林区政企、事企、管办分开模式,到2020年实现政企、事企、管办分开。

“我们坚信,林业一定能在转型中崛起,我们林业工人也一定会迎来更加美好的明天!”图里河森工公司总经理、林业局局长李丛明说。

本文由9778818威尼斯官网发布于林业新闻,转载请注明出处:公物林区走入周密维护阶段,笔者国最大公共林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